百盟书->玄幻->保护我方族长->章节

第二十五章 我家璃慈也太凶猛了吧?

热门推荐: 重生资本狂人 柯南之机械师 春雷1979 穿越诸天聊天群 我真不想当皇上 兄弟,想你了 西游之绝代凶蟾 神道复苏 地球第一玩家 权宠天下

……

相较于寒月仙朝,这新罗仙朝似乎要更加繁华,风俗习惯也是与寒月仙朝大为迥异。

这里的建筑物多为玉石灵木混合结构,乍一看神武世界某些时代的建筑风格有些像,细看起来却又有颇多不同,而且楼层都不算太高,只是偶有几栋百丈高楼,但是都非常精巧细致,带着中纤细、华丽、细腻的美感。

屋檐上,门柱上的装饰纹路,时时处处,都透着其独特而浓厚的历史底蕴,随口找人一问,也往往都有其特殊的寓意。

还有服装也是。

这里的人大多虽然也穿着的是长袍,有广袖长袍也有窄袖劲装,但风格却与神武皇朝截然不同,都不用细看,打眼一看气质就截然不同。

而他们的语言,和神武世界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倒也不能说完全是另一种语言,其实能听得出来,这里的语言和神武世界属于同一个语言体系,但在具体的语音语调,以及遣词造句上,却又截然不同。

王守哲置身这仙都,漫步雨中,细细观察着、探索着这异域的种种风貌,倒是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在这里,他们谁都不认识,谁也不认识他们,这种陌生而新鲜的异域感,让王守哲也觉得沉寂了好久的心活络了起来。

可这份陌生新鲜感,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绕过一处街角,王守哲和仙皇妘天歌忽地齐齐顿住了脚步,皆是表情诡异地看向了前方某处。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栋新开业的大酒楼。

酒楼门口张灯结彩,人来人往,颇为热闹,门庭装饰的也颇为奢华,更是有不少世家大族前来送贺礼捧场,其中奇花异卉的花篮列满了街头,花篮上扎着飘逸的彩带,上面都是写着某某世家,某某侯府等等。

显然,开这家酒楼的人颇有些来头,否则也难以在新罗仙都这种寸土寸金之地,摆出如此排场。

这一切都算是正常。毕竟无论是哪个世界,终归会有门路通天之人。

然而,那名为【易康食宫】的酒楼门楣上方,却拉着一条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璃慈小仙君倾情三星美食推荐”。

璃慈?小仙君?三星?

一时间,王守哲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

“璃慈”他很熟悉,“三星美食”他也很了解,可“小仙君”那是什么鬼?

王守哲多多少少也了解圣域的各种称呼,小仙君是指已经继承了仙经,却还没有修炼到真仙境的真仙种。

像王守哲,按照这边的习惯,就是可以被称之为“小仙君”的,若是他到了凌虚境后继承了圣图,那就是妥妥的“圣子殿下”。

“恭喜公子,没想到璃慈丫头在圣域混得那么好,都已经是小仙君了。”妘天歌轻笑道,“而且看样子她的影响力在这新罗仙朝还不小,她发明的三星美食推荐也被人当成噱头,如此郑重其事地宣传,看来是已经获得人们的认可了。”

“哼!枉我还替她担心了近两百载,等我见了她,定是狠狠教训一顿。”王守哲嘴上傲娇,心里却是打心眼里松了一口气,抬腿就往【易康食宫】中走去,“走,打探打探她的具体消息去。”

仙皇妘天歌嘴角含着笑,亦步亦趋走了进去。

这一趟能和守哲一起出差并单独行动,心下的滋味还是很美的。

这会儿食宫刚开业,正是热闹的时候,进门的人络绎不绝,空位置已经不多了。

可王守哲与妘天歌的气质卓绝若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擅长察颜观色的掌柜立刻亲自迎了过去,笑着给他们介绍起了酒楼中的特色美食,同是麻熘地给他们找熟人想办法置换了临窗的位置。

妘天歌随手点了几个极其昂贵的菜,再叫掌柜推荐了几个经典菜式和酒,那都是些上等的灵鱼灵肉类食材,这一顿下来,怕是一枚上品灵石都打不住。

一枚上品灵石是什么概念和价值?

那可是能兑换成上万仙晶或是百万乾金的,偌大的【钏南酒楼】平均一天的盈利也就差不多这么多!

再具体点,一个三品世家的神通老祖不求上进,仅仅维持修为的状态下,节约用一点可支撑一整年。

当然,若是那神通老祖还想往前进一步,那每年的消耗可就是没底了。

这也是绝大多数三品世家的神通老祖,为何仅仅停留在初期的原因,往下修炼先不谈资质血脉问题,便是财力也完全支撑不起。

真有那钱,还不如多积攒起来成为家族底蕴,多培养培养小辈,争取早日达成双神通,三神通传承!

掌柜顿时笑得跟弥勒佛似的,暗自感慨自己的眼光之毒辣。

这两位果然是顶级的贵客,当即招待起来格外用心。

“掌柜,这璃慈小仙君,究竟是哪位高人?”王守哲漫不经心地喝了口灵茶,顿即眉头微微一皱,又把茶杯放了下来。

没办法,王守哲平日里喝的都是神武世界各种最顶级的仙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嘴巴早就被养叼了。

《剑来》

掌柜察颜观色下脸色一紧,对这位气质贵不可言的年轻公子更是敬畏用心了几分:“启禀公子,说起这璃慈小仙君啊,那来头可就大了去。”

“听闻她乃是天瑞圣族姒氏遗留在外的尊贵血脉,在她落魄之时曾经化姓为王,连饭都吃不起,我家公子司徒学甲对她有一饭之恩,因此处处对我们家公子照顾三分。”

天瑞圣族姒氏血脉?化姓为王?王守哲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有了璃慈小仙君的照拂,我们家学甲公子索性就从易康学宫流水剑脉辍学,专心致志搜罗天下食谱美味,开了间【易康食宫】,专门让璃慈小仙君品尝优劣,渐渐地生意愈发火爆起来,并且开了很多连锁店。而我们易康三品司徒氏,也因此而崛起,发展势头一路高歌勐进。”

“可是好景不长……”掌柜说着说着就叹了口气,又开始叙说起了后面的事。

后来璃慈小仙君被骂作冒充姒氏血脉,逐出了家门,与之交好的一些朋友,都遭了殃,不少人都和小仙君划清界限。

而他们家学甲公子却待小仙君始终如一,结果惨遭各种排挤打压,到最后易康食宫大面积倒闭,差点连累了整个司徒氏。

可就在司徒氏最危难之际,璃慈小仙君被云海洞天的圣尊看中,收作了关门小弟子,并以仙经传承之,自此之后璃慈小仙君便再次一飞冲天,天瑞姒氏非但亲自上门道歉,还给予了她嫡脉小姐的待遇,并派遣了一位嫡脉仙种给她做了追随者。

而司徒氏的神通老祖和司徒学甲听闻之后,立刻当机立断,变卖家产筹资,耗费了数年时间赶至云海洞天拜见了小仙君,恭贺她的同时,也与她诉说了这些年的苦与泪。

璃慈小仙君感念旧情,大笔一挥,给了司徒学甲的【易康食宫】三星级好评。

有了她的鼎力支持,司徒学甲重归新罗仙朝后,易康食宫便再度崛起,在元征皇太子的支持下,直接在这最繁华之地开了总店。

随着掌柜的叙说。

王守哲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大丫头这小两百年来,还真是过得有些跌宕起伏,不过却也是混得风生水起啊,竟然还狗屎运的抱住了一位圣尊的粗大腿……

至于那【云海洞天】,王守哲倒也是听【姒无忧】“交代”过,那是天瑞圣朝境内一处超然势力,光是真仙境大老至少得有十几个,洞天之主更是堪比圣皇级别的存在。

大丫头还真是个福缘深厚的主,竟然能混成这般模样。

“公子……”掌柜指着窗户外说,“那位便是我们司徒学甲公子。唔,他似乎正在迎接元征皇太子……小人失陪一下……”

说罢,掌柜匆匆忙忙就告退了。

王守哲随便瞟了一眼那个司徒学甲,便大概知道对方什么成分了。

大约当年圣皇建立仙宫体系的时候,就是参考的圣域学宫体系,这新罗仙朝的学宫体制和寒月仙朝的大差不差,易康学宫也就是郡一级的学宫。

那司徒学甲既然曾经只是一个郡学宫的学子,撑死了也就是个普通天骄,如今看起来有些中年发福的模样,修为已经到了紫府境两三层的模样,多半已经将血脉提升到了大天骄。

不过此人倒是个长袖善舞之辈,仅仅凭着抱住了璃慈的大腿,就能混得如此风生水起,倒也是不简单。

至于那司徒学甲身边的另外一个年轻人,大约便是什么“元征皇太子”了,看模样还算周正,修为看起来也还算深厚,可在王守哲的神念下却能清楚地看到大约是凌虚境一二层的模样。

不过同为仙皇继承人,这位皇太子的气度别说和皇太女绥云比了,就连魔皇继承人皇太子景明都比不过。毕竟申屠景明虽然平时不着调,却也是上过战场厮杀,立过各种大功的,真做起事来一点都不含湖。

绥云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是战争还是处理政事,都是一等一的存在。其勤勉程度,便是连王氏新生代“卷王”王宝圣都是非常尊重,以她为偶像和楷模。

不过如此情况也正常。

如今天瑞圣朝一圈整体比较太平,周围各仙朝之间即便有摩擦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哪里像神武世界那样时刻处在危机之中。

绥云和申屠景明都是在战火中历练出来的,一身的气度自然不是这种生在太平世界的皇太子可以比拟的。

这一顿饭,倒是让王守哲吃得颇有些意外。

食材虽远远谈不上“顶级”,但胜在手艺口味不错,这多半是璃慈真心调教过的。

期间,长袖善舞的司徒学甲在听掌柜说,这里有位贵公子后,也曾过来“敬酒结交”。不过王守哲澹然以对,并没有看在璃慈的面子上有和他接触的想法,只是略微透露了一下自己是出来游历,增广见闻的。

只是如此一来,司徒学甲就更加小心敬畏了几分,还特意给了王守哲一张请柬,说是“神宝殿”驻新罗仙朝分部举办的拍卖会请柬。

这分部往往十年八年才会开一次拍卖会,通常拍卖的东西也就那样。但是这一次,司徒学甲却说有这一次好东西拍卖,也许公子会有兴趣。

王守哲来圣域,主要目的还真是来“增广见闻”的,至于那些搜罗情报,比对物价等等琐碎的事情自然都有属下去完成。

他只需要等消息就行了。

反正酒足饭饱之后闲暇无事,他索性就去看看。

神宝殿分部同样位于仙都最繁华之地,和【易康食宫】相距不远。

王守哲和仙皇妘天歌吃过饭,随意熘达着就到了神宝殿分部,而后凭着请柬入了场。

神宝殿分部内的装潢比起易康食宫明显要上了一个等级,更加大气,也更具有奢华感,就连穹顶大梁上的绘纹都更加堂皇华美,充分彰显了神宝殿的底蕴。

这会儿距离拍卖会开始已经没多久了,会场内已经坐满了人。而会场上方的特殊包房内,大多数也都已经亮起了灯,显然是已经有人在里面了。

不过司徒学甲这张请柬只是普通请柬,没有包房待遇,他与妘天歌两人只在拍卖大厅内分到了个散桌。侍应奉上新鲜的灵瓜鲜果和茶水后便退了下去。

话说王守哲也是很多很多年没有参加过拍卖会了,现在诸多事宜都是由子子孙孙们去干。而妘天歌身为仙皇,更是不可能跑去玩拍卖会。她上一次参加拍卖会,怕是得追朔到好几千年前,她还是公主或者皇太女的时候了。

两人倒也是难得的有了些兴致,并观察了一下周围。

这个拍卖会规格不算低,每一个散桌上,至少有一名神通境修士带队。至于那些贵宾包厢内,出入者更是至少有一位凌虚境带队。

这一次,显然大家都得到了“内部消息”,知道有好东西拍卖,因此场面倒是颇为浩大。

不多会儿后,拍卖会就在一名戴着面纱的凌虚境女修士的主持下开了场。

一番简单的寒暄和热场之后,她便正式开始了拍卖:“接下来请出我们的第一件拍卖品,神通灵宝——【紫玉箫】,此乃难得的音域类神通灵宝,起拍价为一枚极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枚上品灵石。”

这价格……

王守哲与妘天歌互望了一眼。

这物价好似的确比神武世界要低很多,神武世界的神通灵宝,起步绝对不会低于三枚极品灵石。

而这时候,会场中的众人已经开始叫价。

不过盏茶功夫,紫玉箫的价格就已经从一极灵被抬到了一极灵二十一上灵。不过在这之后,这价格就有些叫不动了。

“一极灵三十上灵。”

见状,妘天歌直接举牌叫价。

前一位叫价者,瞅了王守哲这一桌一眼后,略作犹豫后就放弃了。一极灵三十上灵的价格着实是有些高了,没有必要为了一件神通灵宝死磕。

如此,妘天歌以很划算的价格拿下了【紫玉箫】。

她笑眯眯地传音说:“公子莫要见笑,我们妘氏虽然神通灵宝不少,可需要的人更多。而且多一件神通灵宝,人族的总体实力就能更强一点点。”

“陛下,传音时就莫要是公子来公子去了。”王守哲回传道,“我能理解您的做法,咱们面对魔族威胁,人族的身体素质又远不如魔族强横,武器越强自然就越强。”

“公子,咱们传音时也得按照既定规矩来。”妘天歌俏眸轻轻一瞟后,继续传音道,“这圣域可是有圣尊的,万一躲在暗处偷听到咱们传音怎么办?公子,莫要大意。”

“明白了,天歌。”

王守哲微微颔首,仍旧摆出了一副神秘公子的架势,慢悠悠的喝茶品茗,连丝毫举牌叫价的欲望都没有。

随着拍卖会的继续,妘天歌渐渐展现出了一个购物女的疯狂来,基本上只要见到价格合适的神通灵宝,以及丹药、符箓、秘宝等物,她都会举牌,最后无一例外悉数收入囊中。

就是一个字,豪横!

这些东西,的确比神武世界便宜太多。若是妘天歌回去后,按照神武世界的价格卖掉,盈利能超过两倍。

有人说,王守哲和妘天歌都是人族的最顶尖人物,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能低买高卖回去坑其他家族。

但是问题也正是在此,若是回去后一切按照圣域价格售卖,先不说马上会被抢购一空,更会引起神武世界高端物品价格的雪崩,各家族原本珍藏的宝物和丹药会瞬间贬值太多。

更有甚者,会直接击垮各家族的炼器、炼丹、阵法等体系,让他们都没有了活路。毕竟,圣域的文明传承可没有断代,不仅炼器炼丹阵法等方面的平均水准更高,体系也更完善,炼制出的产品也是花样繁多,品质优良,如果价格还更便宜的话,谁还愿意买品质一般、又贵的神武世界本土物品?

这对神武世界内相关产业链的发展会造成致命打击。

除此之外,大挪移阵盘的维修费用、人员组织费用、足足十二枚仙灵石的通道开启费用,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怎么办?

由此,在王氏、妘氏、申屠氏以及天玑老人的百宝阁组成的圣域开拓联盟中,回去售卖的货物会比正常价格略低一筹出售。

如此一来,既可以间接武装强大各世家,产生的利润也可以获取更多资金,从圣域采购更多的物资,用来打造并增强更多的军队,积累更强的底蕴。

而且像王氏,如果资源很多,就可以培养出更多人才和军队,也能利用额外赚到的钱,来大力鼓励推广王氏的优质灵米灵谷种植,增强广大世家的收入。

各类优等灵米、各类矿物等基础物资,在圣域价格都偏高,反而是一些高端灵药相对神武世界要便宜不少。显然,圣域在高端丹药这一块的发展比神武世界更加成熟,相关的高端灵药培育技术,以及与高端灵药培育相关的产业规模也更大。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

在神武世界,高端灵药,尤其是七品以上的灵药,对成长环境的要求都极高,培育困难不说,培育周期也长,培育过程中对资源的消耗也是巨大的,一般的世家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财力进行培育,以至于直到如今,也只有各大国家的皇室,以及仙魔两朝一品以上的世家,会专门去培育高端灵药。

而一般的封国,哪怕倾尽全力,能够培育出的高端灵药数量也十分有限,供应自己都未必够,哪里还会对外售卖?

即便是妘氏的百草园,已经号称是神武世界范围内最大的灵药园了,高端灵药的产量也依旧十分有限。

这也导致神武世界的高端灵药长期都处于一种供小于求的状态,价格自然也就居高不下。

事实上,不仅仅是高端灵药,像宝典,道器这一类供远远小于求的东西,在神武世界内的价格都是要比圣域高出一大截的。至于仙器,那就更是有价无市了,压根没人会卖。

基础物资则与之相反。

普通灵米等基础物资的价格,往往会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而越是繁荣之地,赚钱的机会往往越是多种多样,种植普通的灵米利润不高,愿意种植的人少,再加上人工成本的增加,种种因素叠加之下,价格自然也就比神武世界要高。

当然,这只是个笼统的说法而已,实际情况要比这复杂得多。

而灵米灵谷类的资源,乃是可再生资源,且是王守哲本身的优势,自然要紧抓这一点。

当然,随着神武世界各类宝物数量的增多,价格会随着时间逐渐下滑,最后逐渐趋于平衡,那都是正常的市场自我调节手段,自然是最好不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如今这拍卖会上,妘天歌出手太凶,看到什么都想买,几乎不给其他家族机会,自然是引来了众怒。

“咳咳,天歌啊。”王守哲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暗中传音,“差不多就行了,得给人口汤喝喝。”

各种采购,收集有价值的宝物资源,那是一件漫长的工作,也需要精打细算,以尽量低的成本采购到更多的资源,自然有人专职负责,也不是他与妘天歌两人应该干的事情。

不过随着最后一件压轴物品和大轴的上台,王守哲也没忍住,亲自参与进了拍卖。

原因无它,压轴货物是一柄道器,大轴更是一部宝典。

王氏的道器和宝典不少,但是依旧是远远供不应求。君不见,王安业的剑阵中,为了节约道器和神通灵宝资源,很多用的还是法宝级长剑。

最关键的是,这两样东西卖得还不贵,那把刀类道器起拍价仅十三极灵,最后被王守哲以十九极灵拿下。宝典就牛了,起拍价直接为一枚仙灵石六十极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枚极灵。

按理说,这种级别的拍卖会上不太会出现宝典这个级别的宝物。

也许正是因此,方才引来了很多一品和超一品世家。他们都提前获得了消息,“凑足”了仙灵石,铆足了劲准备为家族再添一脉凌虚传承。

然而,想象中的“激烈”竞争根本没有发生。

当王守哲轻描澹写地举牌喊出了三枚仙灵石的价格时,所有参与竞争的世家都齐刷刷哑火了。

到了这时候,王守哲和妘天歌已经彻底成为了拍卖场中最靓的崽,不知道多少道神念已经在王守哲和妘天歌身上隐晦地扫来扫去了。

“公子,说好的要低调些呢?”妘天歌忍俊不禁地给他传音,“合着您不让我买,是想自己买。”

“太便宜了,忍不住就捡了个漏,不过看样子,似乎引起敌意了。”王守哲笑了起来。

在神武世界,想弄一部宝典可不容易,主要是各顶尖世家也就那么一两部,乃是世家存续的根本,卖啥都不会卖宝典的。

除非是真正的家道中落,或是犯了谋逆大罪被抄了家,才会有宝典流出。可这么一部两部的宝典,通常一流出来就立马被瓜分了,哪里轮得到外人来拍?

“敌意?”妘天歌咯咯一笑道,“既如此,那就可以开始执行第二部分计划了。算了算了,我就不坑那些意难平想冒险的家族了,免得那些家族一不小心就万劫不复了。”

说罢,妘天歌脸上的笑容蓦地收敛,浑身气势爆发,一股浩瀚的气息直冲云霄。

恐怖的真仙威压,也在这一瞬间笼罩住了全场,威势煌煌,宛如天威。

威压弥漫之中,她沉肃而威严的声音,也在整个神宝殿分部之中回荡开来:“好胆!竟敢用神念窥探我家公子?都是活腻味了么?”

“真仙境!”

主持拍卖会的蒙面女子吓得手一哆嗦,手里的拍卖槌都掉到了地上。

霎时间,在场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下。

谁也没有想到,如此级别的拍卖会上,竟会出现真仙。

“诸位勿怪。”

这时候,王守哲温和的声音也在神宝殿分部中响了起来。

只见他风度翩翩地起身,歉然地抬袖,冲四方拱手道,“适才那件道器和宝典,恰好适合家中一位小辈,一时手痒拍下了,诸位勿怪勿怪。”

说着,他又看向妘天歌,语气略微有几分不悦:“天歌,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出门在外,行事要收敛一点,不可如此霸道。”

就这么一唱一和,一个谦逊而有教养的神秘公子形象,以及一个霸道强横的真仙侍女形象便已经被树立了起来。

如此组合,当真是让人遐想无边。

尤其是主持拍卖会的那蒙面女子,更是专注无比地看着王守哲,眼神中妙波流转,若有所思,也不知道在动什么脑筋。

……

相关推荐:三十出道从综艺开始猎天争锋我的金手指是卡皇异能新人类诡报社回到明朝做昏君血夜国度戏闹初唐灵龙传奇洪荒之石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