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修真->南宋风烟路->章节

第2021章 肃州·前浪力竭谁后来

热门推荐: 柯南之机械师 我真不想当皇上 权宠天下 兄弟,想你了 地球第一玩家 神道复苏 重生资本狂人 穿越诸天聊天群 春雷1979 西游之绝代凶蟾

林阡把曹王剑直截了当地插在肃州城头放话“先登”,如此挑衅,难免激得一些不怕死的蒙古军纵马出城来追。

罡风直灌后背,封寒护主心切,二话不说回身挑扎,“断浪”“刺穹”枪花连绽,将冲在最前的左右两敌制停。定睛一看,一个完颜瞻,一个完颜彝,果然啊,不怕死的都出自曹王府——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旧年曹王府……

正自心酸,突然一愕,差点敛招:“怎也……”为王爷一身缟素?封寒眼前一亮,你俩,这是要随我们回去吗!?

然而话未出口,就看城内又驰出一人一骑,那个背负双刀的白衣男子,与林阡有着极度相似的轮廓和眉眼……封寒当场语塞,是因为来者只要一露脸、就直接宣告了完颜瞻完颜彝回头无望。

“封大人,当年我们遭金帝除名,颠沛零落却眼中有光,勠力同心‘哪怕战死了其余所有人,都要保一个能抽身去救王爷’……”林陌说起川蜀那段披肝沥胆浴血奋战的难忘经历,印象中他才是封寒的背后相托同生共死,“每个人都不怕死甚至争先死,是因为王爷是我们每个人的信仰所系。为救理想,洒血何妨?”

冷风扑面,熟悉的刀割感,教封寒如何能不忆,那段悲凉却真挚的过往——“临别无酒,歃血壮行!”惊人的是,在起手只有区区几个高手堂的极端情况下,林陌竟真履行诺言把曹王从实力鼎盛的短刀谷里救了出来!还有后来金军在山东与红袄寨鏖战偶有胜利,林陌作为主帅从不居功、屡被贬谪还甘之如饴,也是为了帮曹王帮大金稳住全局。可以说曹王府能不崩、不散、再起,完全是因为他林陌!一声“驸马”,唤的是实打实的救星、恩人、主心骨……

“‘你们都是为了保卫家国才投身于曹王府,跟不跟随我这个人,又有什么关系?何况,我只是退居二线罢了,会扶助林陌从初来乍到到羽翼丰满。’——不知王爷临终时记不记得,他曾说过这句话?呵,他和父亲、天骄、云盟主都一样,对我说的都不算。”林陌面容中极尽悲苦,稍顷,斩钉截铁,盖棺定论,“会宁,城下正欲死战,曹王因私先降,背着我们所有人斩断了他自己的信仰!”

“曹王薨逝”,问谁最悲恸还难以判断,但论谁受冲击最大,那一定是林陌。当初在会宁,他从未想过曹王会抛弃战狼宁成魔亦不屈、用血用命铸就的“林阡是魔,天诛地灭”,反而轻信了林阡所编“木华黎害死战狼”的鬼话。日前在黑水,他也失望于曹王执迷不悟,口口声声说什么镜两端什么等你们过来……但他想,没关系,来日方长,曹王有的是反思的时间,他会给曹王转圜的余地,谁还不能对理想先搁置再拾起?可怎料曹王竟猝然撒手人寰!这意味着从此后他想“整合曹王府”难于上青天,因为曹王不会再悔悟而曹王的替身和继承永远定格在了林阡!!



“理想没变,只是开拓、与时俱进。”封寒收起神伤,是真的不想因私斩断信仰——他知道林陌不畏艰难的性子不输战狼、林陌妄想说服他在这里倒戈相向干掉落单的林阡!

“开拓?王爷瞎了眼了找魔?!”完颜彝厉声打断,对林陌的保护欲之强烈,使他敢于对曹王不敬。

“完颜良左,不知‘死者为大’?”林阡在侧久不开口,瞬然眼中满是杀机。

“死者为大?那曹王又如何对得起段大人,对得起那些在山东、陇陕、环庆、川蜀捐躯的死难!?”完颜彝理直气壮。

“看来身着缟素不是因为爱戴王爷?”封寒失望至极,痛心疾首,“可知道,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不争气的小子,王爷他才会被生生累死!”

“……真会推卸责任啊!”完颜彝先是一怔,倏然眼圈通红,“我怎觉得是林阡的军师命硬,一个在徽县下棋把王爷下败,一个在黑水下棋把王爷下死?!”

“他俩身着缟素,只是暂时而已。是代父亲完颜乞哥、弟弟完颜望,向旧主尽一份情谊。”林陌与其说回答封寒,不如说在防止蒙古军猜疑——成吉思汗虽重点肃清宋谍,但对金谍并非不调查。

“也是代小曹王完颜君剑……我之所以戴孝,是不忍见曹王无子送终。”完颜瞻看似真心实意,谁知是否冷嘲热讽?四字一出,林阡痛脚遽然被戳中,大怒挥刀把完颜瞻劫持:“什么无子送终,曹王国士无双,薨逝国之大殇!”

封寒正待劝阻林阡莫开杀戒,一分心自己脖颈一凉,大惊,何时起林陌竟也出手如电?永劫斩照镜般把封寒劫持:“国之大殇?国何在?封寒,会宁之战你们如果打出血性,何至于今日认贼作主寄贼篱下!”他和完颜瞻完颜彝这些不在场的都不同,作为主帅,他林陌当然有资格说会宁之战没打完!

可封寒也有资格反驳,因为他当时一样身处前线:“会宁之战以前,我军大部分都是被林阡七擒七纵的俘虏……打出血性?谁给脸打?!”

“这不过是林阡的攻心之术、为的是不战屈人之兵!若非王爷不战而降,林匪至少再死一半!”

“那我们呢,我们就活该死光!?”封寒骂骂咧咧,激动起来差点自己伸脖子往刀上抹,林阡见势不妙,即刻作出要把完颜瞻往林陌右侧推的架势:“放!”

林陌担心完颜瞻久矣,见状求之不得,但怕封寒弄鬼,遂狠狠把他甩出个四脚朝天。电闪之间,却看林阡双刀多一束流光,轻飘飘带飞了完颜瞻和不远处完颜彝的头上白布:“心不诚,就别戴孝。”



看似轻快,力道强硬,以至于完颜瞻完颜彝都来不及反应。两块白布一块荡然无存俨然粉身碎骨,另一块不知是否天定、刚好掉在一个才到场的白衣女子脚边。

那女子揉着惺忪的双眼,头发蓬松像还未睡醒,其实是半夜曹王说完遗言后被聂云打晕在地所致。为什么要打晕她?因为她状态不稳、刚表现成吟儿就又要变回狗鲨,聂云怎可能让曹王走得不安心?

“暂时只能把绝地维持在狗鲨为主、妖妇第二的状态。”小律子曾坦言,虽然他和花无涯合作修好了绝地武士,但开启和操纵绝地的权力尚在花无涯;而由于他和花无涯方法有所冲突,绝地武士醒来后多出一个意想不到的主人格。也就是说,吟儿的躯体里以前只是个男人,现在稳定人格是一男一女,但都不是她自己。曹王病榻前的不稳定人格,是过分动情才稍纵即逝。

“今夜已努力洗去了妖妇的大半记忆,希望能逐步恢复成从前只有狗鲨的状态。”小律子说,那妖妇擅长搔首弄姿,不适合存在于盟主躯体内。

“可否强拆了绝地武士,让所有人都变回原样?”“不可!强拆了盟主会死!只能一步步来,我会再寻其它办法。”林阡得到否定回答后,只能让绝地武士从哪来回哪去。

毕竟,本来就不该把绝地武士盗出,其一不能动盟军之心,其二,若殃及花无涯,必牵累莫非。

此刻肃州重逢,还得假装初见:“绝地武士?果然醒了?”到她身边,俯身捡起白布,平和地在她额上为她系紧:“这偌大一个蒙古军,只有你需戴孝。”

狗鲨大惊失色,一手要摘一手拔剑,林阡当然不对“吟儿”动刀,运足了内力将她摁倒在地动弹不得,以不容置喙的口吻说服:“戴着。她父亲去了。”狗鲨一愣,停止挣扎,林阡虽眼圈微红,却对她温柔微笑:“听话,黑发人该送白发。”

“好吧,我……她戴了就是。”狗鲨倒也有良心,吟儿算他再造之恩。

相关推荐:西游之掠夺万界猎妖高校十方乾坤舰队司令宝藏神豪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逍遥小神棍四重分裂拥有火影系统的我才不是男孩子大明从揍了武宗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