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次元->柯南之助人为乐->章节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最白的狗顶最黑的锅

热门推荐: 我真不想当皇上 权宠天下 重生资本狂人 春雷1979 兄弟,想你了 柯南之机械师 穿越诸天聊天群 神道复苏 地球第一玩家 西游之绝代凶蟾

雨水用力地斜打在玻璃窗上,像是一只只徒劳无力拍打窗户的人类手掌,只能在窗户上留下一点浅澹的湿漉漉水痕。

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然后是贝尔摩德的声音传来。

是在值得警惕范畴的人。

日向合理睁开眼睛。

他平静地盯着眼前陌生的房间和熟悉的装饰看。

几秒钟之后,他发现昨晚发挥失常,手机和平板居然还老老实实地待在床上,没有被直接一脚踹走。

手机还在他手里,平板则充当了枕头,被侧着枕了一晚上,它黑着屏、有人类的轻轻呼吸声传来,应该是哪个组织成员没拆掉任务记录仪。

敲门声消失不见,转而是手机收到新讯息的提示声。

日向合理慢吞吞地爬起来,看了一眼手机,然后纠正了一下自己刚刚的想法,不只是一晚上,是一晚上加一上午。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果然没有完全倒过来时差。

现在纽约时间下午两点,东京时间凌晨三点,属于倒了时差、但没有完全倒,在中间左右徘回。

都是棉花糖耶耶的错,肯定是对方昨晚抖毛甩出来的一点芝麻馅让他没有立刻倒好时差。

若无其事地甩完锅,日向合理看了一眼贝尔摩德发过来的讯息:【再睡下去,就是东京时间了哦。】

手机里还有新讯息,是琴酒的,对方发了四五条的讯息。

第一条是昨晚十一点多发的,应该是在他睡着之后发过来的,【睡醒给我发消息。】

第二条是今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睡醒,给我发消息。】

第三条是中午发的,【看到讯息给我发消息。】

还有两条是前几分钟。

【你擅长审讯?我逮到那个老鼠的上线了,那家伙咬死不开口,审讯有点难办。】

【你要审讯他吗?】

咦……?

日向合理从上到下扫了一眼,立刻关注重点:琴酒又露出了符合种族的天使笑容,微笑发任务。

他先真诚地回复叫醒他的贝尔摩德:【谢谢。】

然后立刻去咬还热乎的任务,直接给琴酒打电话。

拨通中的提示铃只响了一声,那一声甚至没有响完、就戛然而止。

琴酒秒接,开口就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装死。”

日向合理:“?”

怎么一开始就是一爪子?

不过没关系。

日向合理之前围观过几次琴酒恼羞成怒捉金发老鼠、没捉到,也围观过琴酒恼羞成怒捉绿眼睛下眼睑老鼠、被演了。

他已经习惯了萨摩耶时不时会突然恼羞成怒一下,唉。

这次恼羞成怒是为什么呢?

显而易见,是因为正在求助。

看来琴酒确实对求助很不熟练,以前,都不需要对方开口说话,日向合理就会十全好下属地把任务全部清理完,再接着要任务。

现在,他不在。

……看来琴酒没了他,还是不行啊。

而且太不熟练求助了,这不行,必须让对方适应。

日向合理选择包容疑似恼羞成怒的琴酒,提了那条讯息的重点,“你遇到棘手的审讯?审讯出来了没有?”

然后听到琴酒冷笑了一声。

他继续包容,“没事的,和我说说详细情况吧。”

“……”琴酒言简意赅道,“我还没开始审讯,在等你。”

那为什么会觉得棘手?

日向合理思索了一下,“有什么限制条件和难点?需要注意审讯手段吗?你之后要把他放回去当卧底?”

所以需要快速地审讯完毕,既要让那个家伙屈服,又要让那个家伙一切如常、不能有体外伤,不然对方原来的同伴会发现异常。

那确实相当棘手。

正如完美潜入一样,日向合理会的完美审讯,也都是一些很粗暴、却简单有效的手段。

“没有,只要让那个家伙能把那条白色药物渠道的管理员说出来就好了,”琴酒平静道,“最好说的详细点,越详细、清理的时候越轻松。”

那为什么会觉得棘手?

……果然很符合种族天性。

前一晚刚抖毛、溅他一身芝麻馅,今天就立刻叼着任务送上门道歉,不愧是天使。

“原来如此,”日向合理稳重点头,没有再深入询问,以免琴酒再次恼羞成怒,“什么时候开始审讯?”

“现在是凌晨三点,”琴酒沉吟了一下,“不急,六点多再审讯,审讯室有人看着他、让他无法入睡,拖得越久越好。”

系统的任务提示跳了出来:

【检测到任务:‘组织成员A先生的钩子’。】

【任务详情:钩直饵咸,离水三尺。

任务要求:完成一次审讯。

任务奖励:20积分。】

最简单的审讯手段有两种,一种是简单粗暴地打,一种是熬鹰。

日向合理瞥了一眼这个名字有些奇怪的任务,确认任务奖励没什么差错,便一口答应下来,“好的。”

然后干脆利落地反问,“还有事吗,我挂断电话了?”

琴酒:“……”

琴酒没说话,看来是没什么其他事了。

日向合理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开始检查系统面板。

之前在东京的时候,有些人的任务是具有延迟性的,会延迟完成,而完成提示有时候会出现在深夜,那种时候,系统一般会直接把提示声关闭,等他第二天再查看,反正完成的任务很多,也不差这一两个,没有立刻查看、抱着积分数的必要。

现在,系统面板上显示了五个任务完成的红点。

之前正在完成中、没有结算的任务居然这么多吗?

日向合理疑惑着点进去,发现罪魁祸首是康慨大方的A先生。

最上面的一条提示是纽约时间凌晨的时候,对方结算了入侵阿西莫夫研究所的任务,应该是把他临时附加给希罗的任务也算上了、所以才那么晚结算。

剩下几个则都是纽约时间十一点多的时候,是‘A先生的关心②’那个任务,一口气完成了四次。

日向合理回忆了一下那个时间点,发现那个时候,自己大概睡着了。

所以那位先生是觉得他睡着了,不再想随机干掉其他组织成员,才直接完成了任务吗?

……算了。

任务‘担心一’有两个要求,一是成功入侵阿西莫夫研究所、二是携带任务记录仪,两个要求分别是一百积分,加起来是两百积分。

任务‘关心②’则每完成一次算一百积分。

就算不附带任务中途完成的那几次‘关心②’,现在也一口气进账了六百积分。

六百积分!

好康慨大方的A先生!

日向合理瞬间原谅对方昨天死都不开门、隔着门顽强抵抗的举动。

他再次打开手机,当场给那位先生发过去一条讯息:【我永远忠诚于您。】

前提是,你不在五年内死亡、而且会继续发任务。

决定了,那位先生的羊毛实在是太好薅了,可以每天薅一把试试,反正只是试试,而且是有五年期限的,不用担心可持续发展,只是放肆上手薅就可以了,薅秃了也没关系!

就从每日一问候开始做起。

发完后,日向合理等待了片刻,没有听到系统悦耳动听的提示声,也没有收到那位先生的回复,这条讯息就像是石沉大海了一样。

嗯?没发出去吗?

他打开发件箱检查了一下,发现确实发出去了,就是单纯地没有收到回复而已。

不面对面的时候,好像也不是很好薅的样子。

解决完手机和系统面板,日向合理把重点偏转到平板上,他拿起平板看了一眼。

现在离昨晚的任务已经过去很久了,成功逃离阿西莫夫研究所的家伙、就是成功完成了撤退任务,已经回到安全地点,顺便把任务记录仪拆掉了。

而没有成功撤离的家伙,任务记录仪也自动关闭了。

按理说,再次点亮平板之后,平板应该只有一块块黑色的屏幕,甚至不需要打开检查、直接关机就可以了。

但是,刚醒来的时候,日向合理就听到了很轻的、不属于自己的人类呼吸声,对方应该陷入了沉睡,所以呼吸声一直维持在一个大致的频率,只在他和琴酒打电话的时候变化了几下、又再次沉稳下去。

现在也还在。

他点亮平板,就看到了昏暗的房间。

视频里的房间是一间典型的宾馆房间,床上用品都是白色的,除了这些和人类无关的东西,就只能看到一个趴着睡觉的人类的手臂。

观看了几秒钟、研究完视角,日向合理发现对方应该是把任务记录仪绑在脖子上了。

……不会是金发希罗吧?

他再次点击屏幕,看了一眼上面的组织成员名字,【希罗】。

果然是这个家伙,昨晚只有这个家伙把任务记录仪调整到脖子处了。

在立刻退出之前,日向合理回忆了一下昨晚看到的最后一个人,迟疑了一下。

昨晚,他最后一个看的人也是希罗,不过是黑发希罗。

视频里的这个人只露出一个穿着衣物的胳膊,没露出什么其他的特征,比如头发和手臂,那好像也有可能不是金发希罗。

他摁下语音,“希罗?”

那条手臂动了动,没动静了。

几秒后,没等日向合理再次开口说话,视频就再次震动了起来,那条手臂费力地撑起,一道声音响起,“冰酒。”

对方在床上坐起来,有手露出来,不是黑皮。

还好还好,不是金发希罗。

不然他安然睡觉的时候,还要听一个讨厌家伙的呼吸声,实在是太令人难以忍受了……还好他这边需要摁屏幕上的语音选项、另一边的人才能听到他这边的声音。

日向合理松了一口气,“嗯,任务完成了吗?”

“……”诸伏景光迟疑,“完成了。”

“不过,我们没有把铃木财团的那位董事长绑走。”

嗯?那就是绑走了小孩子?也可以。

日向合理摁下语音,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嗯,为什么?”

诸伏景光再次迟疑了几下,还是老老实实道:“铃木财团的董事长,当场掏出了自己的赎金。”

……?

什么?

日向合理简单地打出问号。

“昨晚入侵成功之后,一进入办公室,办公室里的那几个人就询问我们来自哪个势力、目的是什么,又主动问我们可以不可以出钱买命。”诸伏景光道,“那位董事长接受了十亿日元的价格。”

日向合理:“……”

他抛去这种只会给自己思维运作带上累赘的杂乱信息,关注重点,“你们是直接进去的?”

没戴头罩吧?

“不,在进去之前,我先找了遮挡样貌的东西,封烟进去的,谈判过程中、对方也一直只能看到烟雾。”诸伏景光道,他顿了顿,“当时你没有回应,所以我把我知道的一条组织伪装账户发给了他们,让他们往账户里汇钱。”

当时的情况,不支持现场汇款吧?

不过无所谓了,只要是珍惜生命的家伙,就会老老实实地在事后汇款,不然能袭击一次、就能袭击两次,如果不履行拿钱买命的交易,那第二次、第三次袭击,就只能拿钱买啃尸体的野狗了。

诸伏景光又主动道:“他们可能会根据这个账户查到组织的信息……”

日向合理懒得挑剔了,这一条细追下来、就会发现他自己也有锅,当场睡着了……果然最大的锅还在萨摩耶那里。

哪怕对方一上来就直接露出天使微笑、叼着任务贿赂,也不能曲解这一事实。

《日月风华》

他把这件事轻拿轻放,“不用担心,如果被他们查到,那就是组织无能。”

有人工智能还能被人根据银行账户查到组织的重要信息、那确实相当无能了,而不是重要的信息,查到也没什么大碍。

反正这个组织顶多再撑个五年。

“组织在这方面的保护措施做的很好吗?”诸伏景光非常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然后又停顿了一下,“昨天,你遇到突发状况了?”

“是的,遇到了一个很难缠的敌人,”日向合理面不改色地敷衍,干脆利落地结束话题,“任务结束后,就把任务记录仪摘下来吧,不要一直随身携带了。”

然后摁键,跳转到下一个组织成员的视频那里。

居然真的还有其他人还在携带着任务记录仪,真的成功跳转了。

日向合理看了一眼,发现视频里的画面是洗漱间的镜子,一个金发的家伙正在对着镜子刷牙,然后镜子里,对方脖子上的任务记录仪闪烁了一下红光。

安室透的动作暂停了一下:“冰酒?”

日向合理干脆利落地关机。

他假装忘记不愉快的事,转头给琴酒发讯息:【要审讯的时候,提前给我发消息。】

相关推荐:影视世界无限穿影视世界从小舍得开始我有一座聚财阵全球轮回:我的身份有问题柯南之百年柯学所以这里是蛊真人蛊真人之求道蛊真人之以画求神蛊真人之护道金煌网王之重生不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