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穿越->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章节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天开地阔

热门推荐: 西游之绝代凶蟾 权宠天下 柯南之机械师 兄弟,想你了 我真不想当皇上 春雷1979 重生资本狂人 神道复苏 地球第一玩家 穿越诸天聊天群

“诸位,都准备好了吗?”

夏全兴目光凛冽,鹰一样的扫过身前几名军官,他们就是接下来破城的关键。会带领军兵推着盾车迫近新泰县城,然后在爆炸后的第一时间冲上去扫荡清兵。

这勐然一看似乎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差事,更像是捡功劳的美差。可实际上呢?

从来没有真实实验过的秦朗军可是不知道爆炸的威力究竟能有多大。

要知道,这城墙一旦被掀翻,就肯定会有无数飞起的砖石。这些飞砖飞石的力量极大,一旦被砸到波及到,怕是会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碰着就死擦着就亡。

到时候盾车是能起到一定的遮掩作用,可真要太近了,这些盾车也是白给。

但偏偏攻城部队又不能距离城墙太远,清兵也不是白痴,距离的太远的话,城内的富春阿保不准都引着八旗兵堵上缺口了。到时候新泰即便能给拿下,却免不了是一场硬战。

把顺顺当当的趁火打劫变成一波硬碰硬的血拼,那太丢人了。

所以这第一批攻城部队,既不能离的太远,也不能离得太近。既要在第一时间冲上去,又要尽可能的保护自身安全。

不然大批的自己人跟着新泰城墙一起被药粉掀飞,这同样很丢人。

“请师长放心,一切准备就绪。”

为首的军官语气坚定的说道。

作为军中的中层军官,他很清楚眼下的这招破城之法,那是秦朗军攻夺泰安州城的最大依仗。大军先打新泰,也不止是为了清楚掉一方威胁,更是在泰安州城之战前做一做实践。

很快,秦朗军阵营中就响起了号角声,然后大量的盾车从营内推出,五百先头部队缩在盾车的后面,亦步亦趋的向着新泰城墙靠近。

城头上响起了火炮声,只不过清军的火炮无论密度还是威力,亦或是精准度,都比不上秦朗军同期。盾车很快就来到了第二道防线位置,然后才放松脚步,开始向左右两翼延伸扩展开。

这个期间城头清军的火炮始终在开火,但真心没叫多少盾车停摆。

数量有没有超过十分之一都是个问题。

大量清兵被击中在了新泰县城的西城,李联芳自然也少不了。只不过他现在腿有点发软,因为他看到了城外秦朗军大营里竖起的大红旗。

红旗是秦朗军的一种标志,代表着必胜的决心和拼死的意志,所以富春阿才把大量人马集中在西城墙上么。但这标志落在心怀叵测的李联芳眼中,可就真是要命的玩意儿了。他心底里一次次暗骂自己,为什么当初不狠一点,直接落下伤势不就能离开前线了么?

不过他也真心不敢下狠手,那样的话一旦局势有变,他还怎么逃出去啊?

对面给他的指示可一样是潜伏在清军中啊。

李联芳现在人很方。

城外的夏全兴可不会琢磨李联芳的心思,因为按道理,他已经给足了李联芳温暖了。

是以得到保证后就断然下令,“那就开始吧!”

工程营的长官深吸一口气,这可是他们工程营登场亮相的头一炮。而且还是大BOSS拍板定下的事儿,作为工程营最高阶长官,可以说是把自己未来的仕途押上去了。

“去吧,我们等就在这里等着!”

夏全兴当然知道对方肩膀上的压力,拍了拍他肩膀,却也只敢给予精神鼓励。

已经在军中历练了三年的夏全兴,人哪怕再憨厚本分,也不可能抢着去给下属分担压力。只说在事后说几句好话——若是实践失败。

工程营营长深吸了一口气,行了个严肃的军礼,转身离开。

这就是个赌局,赢了,工程营赚翻,他作为营里的长官自然水涨船高;而输了,那就是赔死,前途暗然。

可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不是?

身后,诸多知道内情的将领,都是一副焦虑和兴奋并存的复杂神态,他们可都知道此举直接关系到夏全兴师泰安之战中的成败。

拿起火折,点燃引线,火星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了洞内深处蔓延,而经手人整个人却都僵在了当场,直接的浑身血脉喷张,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前方的先头部队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号角声,五百精锐全都死死的躲在了厚实的盾车后,一个个叉着腿蹲在地上,张大嘴巴,再用棉球死死的堵着耳朵。

城头上的清军对此并没什么反应,有挡板遮掩着,他们纵然在高高的城墙上也很难清晰的观察到秦朗军的变动。

只有李联芳察觉到了什么,当下再顾不得其他,握着刀就乘坐缆车下了城墙。

对于古代的城防布局来说,登程甬道自然是至关重要的所在,但甬道运输里有限,真的很难及时的把城下的兵力及时送上城头去。

2kxiaoshuo.com

要知道时间可是蹬城战中最要紧的东西,班上半刻钟,城外的敌人就能顺着登城梯爬上来好多人,直接形成一个小规模的集团,在城头这种横面狭窄的地方,一旦被敌人站稳了脚跟,让敌人的兵力有了源源不断运送上来的安全渠道,那城池陷落就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所以在城墙上加装缆车,分段安置,就是一个很好的防备手段。

富春阿在新泰县城里经营多时,怎么可能不把这些东西用上呢?

李联芳的举动引起了轻微的波动,作为守备的他可是眼下这段城墙面上的守将。但也因此没人敢来阻止他。

而且城头氛围也不很紧张,秦朗军抵到二道防线之后就只顾着挨打了,再也不动分毫。

如此李联芳倒是轻松的下到了城墙下,接着就翻身上马,快马加鞭的范围营头驻地。

他手下的兵力并没有全然布置在西城,在兵营里还有一些人呢。

对于战争已经很有了解的李联芳可不敢自己孤身一人逃亡,乱军中那是在送死。他要拉够保镖随身才行。

富春阿也得到了消息,可也没有在意,人有三急么。不可能真的把人一天到晚的按在城头的,而最主要的是,现在城头上根本没厮杀,都是他们在炮击敌人,李联芳就也不存在临阵脱逃的嫌疑了。富春阿转眼就把李联芳忘在了脑后!

所以他到死都还觉得李联芳不错的。

把李联芳搁在一边,富春阿现在握着千里镜,是细细打量着城外的敌军,可看来看去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下令全军死守,看看城外之敌打算玩什么花样。

火炮黑洞洞的炮口对着城下的秦朗军,一刻都不停歇。

一颗颗铁弹的命中率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一点点提高来,只可惜影响不大了。

因为这些盾车的挡板后头都有一代代的沙土,铁弹便是精准的命中盾车挡板也起不到什么杀伤作用。说白了,还是新泰城内的大口径重炮稀少。

如果城头上的火炮不是些千斤炮或是一两千斤的小红夷大炮,而是上四千斤的重炮,近距离命中了那就是沙土袋也hold不住的。

李联芳呆傻的看着身后狼烟动地的城墙,三丈高的被重点加固后的城墙竟然被掀翻了。

这简直是天诛啊!

就跟古人描写王恭厂大爆炸时候的感觉一样,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糜烂尤甚,僵尸层叠,秽气熏天,瓦砾盈空,纷纷雨下。伤心惨目,笔所难述。

李联芳是津门人,当然知道王恭厂大爆炸了,王恭厂大爆炸发生在天启六年,拘谨也不过二十年,而李联芳人都小三十了。

当时他都快十岁了,在这个时候可已经是半大孩子,懂事记事了。

京城内一些个传的邪里邪乎的谣言,津门人哪个没听说过?

什么石驸马大街上有一五千斤重的大石狮竟被掷出顺承门(今宣武门)外。还有西安门一带,米粒大小的铁渣在空中飞舞溅落,长安街一带,不时从空中落下人头,有的仅剩眉毛和鼻子,德胜门外尤甚。密云境内,居然飞来20余棵大树。以及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死伤的人无论男女老幼,许多人都是“赤身裸体”。

谣言从民间一直延伸到皇宫大内,甚么皇上感到大震,起身便冲出乾清宫直奔交泰殿,情急间“内侍俱不及随,止(只)一近侍掖之而行”,这时“建极殿槛鸳瓦飞堕”,正中近侍头部、脑浆迸裂,而“乾清宫御座、御桉俱翻倒”,正在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堕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一些个消息真的假的根本分辨不出,大家都是以讹传讹。说话的人未必心里面不知道自己做了夸大了。

李联芳也是如此,跟人喷起来是天花乱坠,可实际上自己都不信。

这就像后世网文写手一说起大炮就轰轰轰,实际上却根本就没见过大炮发射,完全体会不到那一瞬间的震动和惊人心魄。

尤其是李联芳进入军中接触到了药粉的威力之后,他就对一些个谣言就更是不信了。那该有多少药粉才能有那么大的威力啊?

真以为天启年间的大明朝还是永乐盛世时候么?能在王恭厂一下子储备上数以数以千万斤计的药粉,知道那要耗费多少钱吗?

但是现在,李联芳觉得自己似乎应该相信一些谣言,看看眼前的这一幕吧?

不管是刚才的地动山摇,把他的马匹都震爬了。还是厚重高大的城墙宛如纸片一样被掀翻在地,这可是十几二十丈长的缺口啊。

还有那些扑面而来的尘沙,以及噼里啪啦掉下来的零碎玩意儿。

李联芳真的看到了一支断手的,掉到地上率的血肉模湖,就在他两丈不到的地方。

一时间里两腿软的跟面条一样,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而城外的秦朗军也是一样,他们中的很多人见过百炮齐发的声响,但比起今天那也差得多了。

这是一种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震撼。

当越来越多的先头部队躲过了爆炸瞬间的大爆发后站起身来时,一个个就都张大了嘴巴了。

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可怕太惊人了,简直要他们无法接受,完全颠覆了三观一般,以至于在最初时候大家都跟傻掉一样,鸦雀无声。

秦朗后来给自己老丈人上书时提到的当时的景象,只用八个字去形容,掀翻巨城,如揭纸片。

这真的太超乎人想想了。

城头上的清军不知道震死了多少人,一些生还后被俘虏的清兵交代,初时他们只听到一声巨大的爆响声,远远比惊雷更响亮,一瞬间里就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才赶到城墙在勐烈的颤动,在剧烈的震动,彷佛地震一般,天塌地陷了。

接着浓浓的黑烟和尘沙就彻底遮蔽了他们。

这是实话,完全被淹没的不止是城头清兵,还有外头的秦朗军,漫天涌起的灰土让天色都昏暗了下来,彷佛黑色一下子就笼罩了大地。

而在更远处的夏全兴等看来,黑色完全淹没两军部队前还有让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大股的黑烟从城墙底下喷涌上来,大地就像瞬间凸起一个,接着直接爆裂开来了。

厚重高大的城墙。就跟沙子堆砌的城堡一样直接零碎了掉。

是的,零碎了掉。

惊人的冲击力把西城墙的一段墙体直接顶了起来,然后再重重的落下,瞬间无数砖石,城墙的主体也彻底破碎。

接着才是那漫天飞舞黑烟和沙尘。

数之不尽的砖石块雨点一样从天上落下来,其势之勐列,可比强弓劲弩超出太多,应该用一颗颗炮弹来形容它们。

哪怕进攻部队有盾车遮蔽,也还是有人被砸死炸伤。

只是数量不多,尤其是阵亡士兵数量极少,跟城头上的清军是完全没得比。

大地震动,哗啦啦的砖石彻底消停后,夏全兴才发现,坍塌的新泰城墙并不是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么一点距离,而是一下子翻了一倍还多,达到了近乎二十丈的程度。

夏全兴无声的笑了。他知道这一仗成功了,这地穴破城之法也成功了,泰安之战所有的艰难和不容易在这一幕前都变得明朗了。

相关推荐:初恋选我我超甜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神豪:趋吉避凶神豪:从获得刷钱特权开始影视世界的神豪脑海里有世界碎片的神豪兵王归来:最强神豪系统四合院之开局一只旅行青蛙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