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穿越->奋斗在苏俄->章节

687 王子

热门推荐: 西游之绝代凶蟾 地球第一玩家 兄弟,想你了 穿越诸天聊天群 柯南之机械师 神道复苏 权宠天下 我真不想当皇上 重生资本狂人 春雷1979

岁末的莫斯科,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几度,天气似乎只能用一个天寒地冻来形容了,而在上千公里之外的沙特阿拉伯首府利雅得,却是正好处在气温最为怡人的时候。

利雅得执政宫入口,戴着白色包头巾的费萨尔·本·阿卜杜勒脚步匆匆的从执政宫内走出来,他略显消瘦的脸上,带着和煦温暖的笑容,对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人,他都会亲切的打上一声招呼,不管对方是王室成员,亦或是在执政宫工作的普通人。

在沙特的王室成员中,说得更具体一些,就是在沙特现任国王的诸多王子中,费萨尔算是才能非常出众的一个了,他在二十岁的时候,便开始担任汉志地区的政府首脑,并且还做的非常不错,而到了二十四岁的时候,他便开始担任沙特的外交大臣,全面主持沙特的外事工作。

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费萨尔秉持着父亲在外交政策上的基本思路,一方面加强与美国的联系,一方面尽量保持着沙特在国际上较为中立的立场,而在这两方面,他的工作都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和赞同,当然,这也是他能够在外交大臣这一重要职务上一干就是十几年的最根本原因。

在长期主持沙特外事工作的过程中,对费萨尔感觉满意的,不仅仅是沙特的现任国王,还有在沙特存在巨大石油利益的美国人。从费萨尔过去十几年的立场来看,他所奉行的,无疑是老国王所笃信的那一套外交理论,即:牢牢抱住美国人的大腿,一方面借助美国人的支持,发展本国的石油经济,一方面同样借助美国人的支持,维系王室对整个沙特的通知。

为了获得了美国人的支持,沙特在石油问题上,对美国人着实做出了不少的让利,说句真心话,在每年的石油贸易中,美国人拿走的才是真正的大头,而沙特所能收获的,不过是从美国人指缝里漏下来的一点残渣。

如今,现任国王伊本已经老了,他马上就要七十岁了,除此之外,因为年轻时经常征战的缘故,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即便是那么专门从美国聘请来的医生,也无法为他保持长久的健康状态了,或许,再过上个三四年,沙特就要换上另一位国王了。

对于老国王的继承人,现在沙特国内流传着很多的说法。按照当初国王伊本定下的王位继承规则,沙特施行的依旧是当初作为游牧部落时的酋长传承方式,即:兄终弟及的传承方式,换句话说,如果伊本死了,继承沙特王位的应该是他的兄弟。

但遗憾的是,在沙特的王室族群内,伊本已经没有血缘亲近的兄弟健在了,所以,老头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次子沙特·本·阿卜杜勒身上,他计划在自己百年之后,能够将王位传给这个他最为疼爱的儿子,并由他带领沙特走向繁荣。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伊本在过去几年中便做出了安排。按照沙特部族的惯例,酋长之位的传承,除了需要遵循兄终弟及的制度之外,新的酋长上位之前,还要经过主要亲属的投票表决,如果主要亲属的投票结果,不认同酋长选定的继承人,那么新的酋长究竟是谁,还不太好说。

不过,作为沙特王国的创建者,老伊本在王国的王室内部拥有绝对的权威,毕竟就是在他的带领下,沙特才能以一个游牧部族的身份,成为如今整个沙特阿拉伯的统治集团的,尽管这位国王现在已经很老迈了,甚至在没有人搀扶的情况下,他连路都走不了了,但王室成员对他的畏惧,却是依旧没有削减半点。

正是在老伊本的运作下,他的次子沙特·本·阿卜杜勒,成为了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对此,即便是他的长子图尔基还活着,估计也改变不了这种局面。

老伊本打的算盘很美妙,在确定了次子王位第一继承人的身份之后,他认为自己就可以无忧了,等到他百年之后,王室的那些成员们,自然会将他最喜爱的次子推上王位,继承他的事业。最重要的是,为了防止王室内有人在他去世后捣乱,他还将几个他认为很可信的儿子,扶持到了王国关键性的位置上,这些人将会扶植他们的兄长坐稳王位。

《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但老伊本永远想不到的是,对他将次子沙特·本·阿卜杜勒确立为王位第一继承人这一决定最为不满的,恰恰是他的儿子们,而在这其中,又以四王子费萨尔最为突出。

从执政宫前的台阶上缓步而下,迎着临近中午时的阳光,费萨尔走到一辆停靠在喷泉旁边的福特汽车前,早已等候在车边的一个年轻人,第一时间为他打开车门,恭恭敬敬的将他送上车。

就在坐上车的那一瞬间,原本一直挂在费萨尔脸上的和煦笑容,就像是落到锅底的黄油一般,迅速的融化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冰冷阴鸷的表情,那双藏在浓眉下的眼睛里,凶光毕露。

看了一眼后视镜中的司机,费萨尔抿了抿嘴唇,随即简单的摆摆手,示意对方把车开起来。

等到车子开起来,他才将之前手里拿着的公文包放在腿上,从内里取出一份文件。

他将文件摊开在翘起的大腿上,皱眉翻阅了一会儿,只感觉这份文件约看下去,他胸口那股郁结的闷气就越是往上顶,似乎随时都要从他的胸腔里迸发出来似的。

在去年年初的时候,老伊本与时任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在“昆西号”巡洋舰上有过一次会面,在当时的那次会面中,沙美之间正式确立了“特殊关系”,沙特将国内石油的勘探、开发、生产以及外输销售等所有环节,都租赁给了阿拉伯美国石油公司,也就是所谓的“阿美石油公司”,而“阿美石油公司”给与沙特的回报,则是沙特王室在公司内占有不到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换句话说,沙特将全国的石油资源都交给“阿美石油公司”去经营,自身却只能获得不到百分之十五的收益。

另外,在当初与罗斯福进行谈判的时候,老伊本提出了有关巴勒斯坦地区的问题,按照他的要求,美国人应该支持巴勒斯坦地区的阿拉伯人建国,对犹太人则应该秉持驱逐的态度,至少,美国不能公开支持犹太人的巴勒斯坦建国方案。

这个要求,与沙美之间的“特殊关系”是一体的,它应该算是沙特让出本国石油利益的一个谈判条件。

当时的美国,也就是罗斯福同志,对沙特的要求表示了理解,并承诺华盛顿不会支持犹太人的巴勒斯坦建国方案,这才是双方达成共识的一项基础。

但是现在呢,毫无疑问,美国人在巴勒斯坦问题上对沙特失信了,他们背弃了承诺,华盛顿对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建国的方案,已经持公开赞同的态度了,这一点举世皆知。

作为沙特的外交大臣,如果费萨尔能够做出决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推翻沙美之间所谓的“特殊关系”准则,将阿美石油公司收归沙特国有,毕竟率先违背合约的是华盛顿,而不是利雅得。

但,实话实说,费萨尔不敢做出这样的表态,他不是怕美国人,而是担心自己的父亲。费萨尔非常清楚,老迈的父亲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骑着骆驼,带领几十号人手,就赶去进攻利雅得的阿卜杜勒·阿齐兹了,他已经老了,老的没有了雄心壮志,没有了沸腾的热血,长期对美国人的卑躬屈膝,使得他习惯了逆来顺受,习惯了那些美国人强加在头上的各种不平等协议。他想要的,或许就是沙特作为王室的苟安,他的眼睛里也看不到沙特作为一个国家的存在。

没错,十几年了,费萨尔对自己那位父亲的不满已经发展到了各个方面,不管是他在确立王储的态度上,还是在对美国人的政策上,亦或是在国内所奉行的一系列经济政策方面,费萨尔的不满遍地都是。他认为沙特地下那蕴藏丰富的石油,是安拉慷慨的赠与,作为生活在阿拉伯半岛上的族群,沙特一族应该利用好这份赠与,为整个半岛带来繁荣,而不是将它转赠给那些贪婪地美国人,并由着他们肆意挥霍。

那是对安拉的背叛,是同魔鬼做的交易。

所以,费萨尔对沙特的未来有自己的主张和见解,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在迷惑人,主要是迷惑那些美国人和他老迈的父亲,他需要耐心的等下去,等到老迈的父亲死去,同时,也要等待着一个能够与美国人抗衡的外部势力出现。

要想等着老伊本死掉,显然并不是什么难事,费萨尔知道那老家伙的健康状况,现在的他就像是被虫子蛀空的老树一样,只需要一阵风就能吹倒了。

至于第二个等待的东西,现在也已经出现在费萨尔的视线内了。

相关推荐:万界基因我不是东亚病夫赛博朋克的诡秘主宰赛博飞升赛博时代的魔女开局账号被盗,反手充值一百万精灵:从发现水君开始环球旅行谢邀,人在洪荒,被迫养崽洪荒:开局欠天道亿万功德洪荒:我卖系统给诸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