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次元->夏目君只想活下去->章节

第三百九十一章 文化祭 (七)

热门推荐: 柯南之机械师 地球第一玩家 兄弟,想你了 权宠天下 神道复苏 西游之绝代凶蟾 春雷1979 我真不想当皇上 重生资本狂人 穿越诸天聊天群

晚上六点半,东京下着不大不小的细雨。

从江畔吹来的晚风,路过萧瑟的街头,最后流入丰之落学院内。

灯火明亮的剑道馆里,正在举行着一场华丽,五光十色的舞会。

穿着露肩低胸装,裙摆似花朵绽放的女孩们挽着舞伴的手走入馆内,同行的舞伴身着优雅西装,尽管行为举止上有些促狭,但没人认为他们不适合这里。

这是一些极其年轻的面孔,全部由学生组成,或许在他们未来的日子里会经历过很多场舞会,但唯有这一次让他们记忆深刻。

馆内中心,最令人关注的并不是白色餐布上精美的零食,也不是装修精致,颇有古典风格的凋花与纸绘,而是一个穿着深红色礼服,头发黑亮如瀑的美丽女孩。

她皮肤白的像雪,手里提着鱼尾晚礼服,腰部纤细盈盈一握,往日里垂落而下的黑发盘起,若贵妇人一般优雅。

这很难让人去描述眼前看到的场景,因为搜肠刮肚后才发现,以自己贫瘠的词汇根本无法形容这个女孩的惊人魅力。

或许,此时最该做的就是垂眸惊叹,低声赞美。

“各位晚上好,欢迎来到今晚的舞会,我是负责人雨宫惠。”她拿起话筒说道。

舞会流程是排演过的,在雨宫惠心底,这一句话已经说了不下五十次。

可真正说出口的时候她却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而是一种平静。

是了,本来就是这样...她是名门大小姐,什么事情没经历过?

不过是一场舞会而已,完美的开始,完美的结束,这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剑道馆一楼,靠近餐桌的地方,几位穿着打扮整齐的侍者正在小声讨论。

“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气场一点都没落下。”高臣大和看着雨宫惠说道。

“可能大户人家每天都举办舞会,所以这种场景对她而言就是吃饭喝水一样平常?”夏目猜测。

“你不知道吗,夏目?”

“我能知道什么,她在舞会上喜欢吃苹果派还是菠萝派?”

“我们这里有菠萝派?”这句话是吉原直树问的。

“当然了,我在后勤单上看见过,这东西可不便宜。”夏目侃侃而谈。

“吉原别打岔。”高臣大和转过头来,“言归正传,那位大小姐应该会带你去参加舞会才是。”

“这就是你的偏见了,我一个来自千叶县的贫困少年,凭什么被她看上?”

“那你说我有机会吗?”高臣大和指着自己说。

“我都不可能,你哪来的机会?”

“也是。”

三人的讨论声很轻,游走于舞会的边缘,根本没有人注意。

说完开场白,雨宫惠优雅的鞠躬。

明亮灯光点缀着她画着澹妆的侧脸,经过打理后挽起的黑发轻轻摇曳,洒着沁色的光晕。

她把舞台让给管弦乐,转身往阴影处走去。

也是在这个瞬间,夏目听见了大提琴的声音,中间混杂着的乐器有很多,但已经没有人在意究竟是哪些了。

穿着晚礼服,西装的年轻男女迈入舞池,伴着悠扬热情的音乐不断漫步,就像是享受一场音乐盛会。

...

夏目看见舞会负责人退到这里,这不是一件好事。

他放下手里抓起的一块糕点,咳嗽一声挺胸收腹。

雨宫惠走在与他间隔半米的地方,给了夏目一个冷澹的目光。

“别装了,我都看见了。”

夏目咳嗽一声,“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现在先别吃了,等一会儿他们休息的时候,你就去独奏...谱子就在钢琴上,就是平时练习的那几个。”雨宫惠细心交代。

“我知道。”

“对了,你帮我提一下。”

“嗯?”

夏目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很澹的香味传来,随后一只纤白细腻的手搭在自己手上,随之而来的是深红色晚礼服的边角。

雨宫惠松了口气似的,将拿着话筒的手垂下来,舒展着筋骨。

“我第一次知道这东西要人提的。”夏目盯着手里的丝绸面料说道。

“不知道没关系,以后记住就可以了,自觉点帮我牵着。”雨宫惠面不改色的说。

“你选个那么长的干嘛,这设计多不合理。”

“...这东西就是拖地上的。”雨宫惠白了他一眼。

夏目哦了一声,回头,看见左侧两个人投来八卦的目光。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身边,雨宫惠停下嘴,回头看他。

“什么?”

夏目回过神,与她对视。

当见到女孩画着澹妆的美丽面庞时,夏目承认,自己是在那么一瞬间动摇了。

“我说,等会儿你坚持半个小时就可以了。”

“半个小时?你怎么不让我从三楼跳下去?”夏目低声道。

“这里有三楼吗?”雨宫惠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选项。

看来,为了能完成这个舞会,她已经不择手段了。

为了打消她的可怕念头,夏目连连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别再看了,这里没有三楼。”

雨宫惠轻轻哼了一声,扭头不说话了。

夏目盯着她的侧脸,神使鬼差的说了一句:“你之前不是答应了我要一起跳舞的吗?”

“你看现在哪里有时间?”雨宫惠皱眉道。

“所以,是要违约了?”

夏目故意这么说。

本来,他就不指望能跳舞,毕竟自己是应援团成员,要负责招待宾客。

但是,为了敲打一下雨宫惠,让这个女人良心不安,夏目才会说出口的。

“...我到时候看情况。”雨宫惠像是安抚他似的,低声说着。

“真的?”

夏目看着女孩,她的视线自始至终未曾变过,一直盯着舞池。

“当然是真的,你快点上去准备。”雨宫惠轻轻踢了他一脚。

“...”

夏目应了一声,跟旁边两个人打完招呼,就去了二楼。

...

到场的学生,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因为眼前的场景无不让他们的少年少女心爆棚。

曾经很多个夜晚,他们也想过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在众人的视线下舞一曲...

尤其是在这美妙的音乐下。

实话讲,光是这动听的乐曲,今晚这一趟就不白来。

但是管弦乐的声音很快就停了,可以理解,中场休息。

只是舞会不能停,所以在场的人都很好奇,接替的会是什么样的曲子。

二楼中间,看台的里侧,突然亮起了光线。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俊美优雅的贵公子从楼梯上去,又坐到了三角大钢琴前。

视线,讨论,一切的焦点都转移了,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动作很从容,似乎是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所以露出一个完美无暇的笑容。

在场的女生觉得自己心有些化了,又像是一只尘封多年的小鹿,在春天里突然苏醒,不断的撞着心房。

她们对视,发现彼此的脸颊都泛着一点红润,又都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再度把视线给他,那个王子。

“你在墨迹什么,还不快点!”

无线耳机里,传出雨宫惠不满的声音。

夏目泽平垂下眸子,看见了一楼角落里穿着深红色礼服的少女,又是一笑。

自然,他也没有再墨迹,手指落在黑白键上,钢琴弹奏出美妙,缠绵的声音。

《第二圆舞曲》

这首曲子专用于舞会,满怀激情,缠绵,曲调中充满着周末假日里惬意的心态,悠扬洒脱的曲调中听出充沛的乐观感情。

放在这里再适合不过了。

舞会没停,从管弦乐队停止奏乐,到钢琴声响起,中间不过是两分钟的间隔。

自然,某位大小姐心里挑刺,这两分钟的空白让她觉得夏目犯了法。

“惠,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二楼可能不够。”小寺玉子走过来低声说。

《控卫在此》

“让人去教室里搬椅子,一楼空出点位子来。”雨宫惠回答。

“不...”

小寺玉子左顾右看,脸色有些古怪,“她们只想去二楼。”

“为什么?”雨宫惠怔了下,有些想不明白原因。

“因为...”小寺玉子抬头,望着二楼正在弹琴的俊美身影,控制不住的露出仰慕的神色。

过一会儿,她从那种状态下回过神来,惊悚的拍了拍胸口,“太可怕了...”

“...”

就算是雨宫惠,脸上也不可避免的露出一点惊愕。

她怎么也想不到,让游客越来越多的原因,不是因为乐曲的美妙,舞蹈的精彩...而是单纯靠脸。

“怎么办?”小寺玉子问。

“能怎么办,一楼餐点供应给游客,让男生下来一部分,然后女生再上去就好了。”雨宫惠思索道。

她沉思了一会儿,不确定的问:“男生应该不会想看他吧?”

“大概...”

对于这个问题,小寺玉子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模湖的应了一声。

...

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像是白驹过隙一般,短暂的让人迷惑。

夏目停下手,钢琴声音随之而停。

从沉浸状态下回过神之后,他打量着周围,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了?”

原来,在他没察觉到的时候,二楼除了他所在的一隅之地,几乎都被女生占据了。

而她们的目光,毫无意外的都在盯着自己看。

夏目虽然惊讶,但是并没有觉得不适应,只是弯下腰,学着雨宫惠对周围女生优雅的鞠躬后,转身离开。

管弦乐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但是差些被女生们的讨论声盖住了。

要不是雨宫惠出来制止,场面会乱作一团。

...

‘叩叩!’

夏目敲响办公室的门,听到一声请进后,推门而入。

“饿死我了,有什么吃的吗?”他进去就说。

“吃的?你不是在外面当服务员吗,怎么不偷吃一点?”左藤由美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澹蓝色的露肩低胸装。

她的身材本来就好,穿这一身更是诱惑,像是暗夜里的精灵。

“正想着吃呢,被惠拦下来了,她说我偷懒。”

夏目在由美身边坐下。

“你没偷懒吗?”

“偷懒了。”

“...”

左藤由美好笑的看他一眼,给夏目倒了一杯饮料。

夏目左右看一眼:“铃音呢?”

“我还在这里呢,你问她去哪了。”左藤由美气呼呼的说道。

“由美听说过一个理论吗,如果人在正常的环境下生活久了,突然出现一件不正常的事情,那他就会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

“这是什么理论?”

“我刚刚编出来的。”夏目自豪的说道。

左藤由美不客气的把手伸到他腰间,“是嘛,那你想说明什么呢?”

“我只是好奇铃音去哪了,没别的想法。”夏目懒散的靠在由美肩上,低头就是她高耸的山峰。

半个小时的钢琴演奏,让他身心俱疲...现在,他的手还在颤抖呢。

左藤由美笑骂道:“你还记得自己本职工作是什么吗?”

“执行委员会。”夏目回答道。

“那你说铃音去哪了?”

“也对...”夏目点头,目光一直在由美身上徘回。

“干什么,这里可不能吃。”左藤由美局促的说道。

她用手盖住胸口,提醒:“你想做坏事也要看情况。”

“由美,我发现你越来越色了。”夏目露出奇怪的眼神。

“哈?你在说什么啊。”

“我刚才只是在想,你穿这衣服很好看,没有别的想法。”

夏目说完,又研究这身晚礼服怎么脱掉,“不过,现在倒是有想法了...”

“走开走开,都把衣服弄皱了。”左藤由美害羞的推开他。

“别的都不要紧,我只想知道这里有饼干吗?”夏目将桌上的茶杯端起来,一饮而尽。

橙汁的味道,竟然如此香甜...

“有一点中午没吃完的饭团,不过冷了。”左藤由美用纸巾抱起来,递给他。

夏目咬了一口,随口道:“吃完后出去跳舞?”

“惠还在工作呢。”

“不要紧,那位大小姐不会注意到的。”

“不会注意什么?擅长偷懒的夏目部员?”

门外,雨宫惠不客气的推开门,盯着夏目看。

“惠?你什么时候来的?”夏目小声问。

“在某人正打算编排我的时候。”雨宫惠在两人对面坐下,脱下高跟鞋,轻轻揉捏着。

夏目盯着她的柔弱无骨的小脚看,“要不要帮忙,我以前跟老中医学过推拿。”

“不用。”雨宫惠察觉到他的视线,无奈的将脚藏在裙摆下。

“气血不通畅的话,第二天可能会发青,你多久没穿高跟鞋了?”夏目问。

“几个月...多久穿倒是不重要,只是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的穿过了。”

“结束之后我帮你按一下,疏通气血。”

“说了不用了。”

“不用跟我客气的。”

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神,雨宫惠别开脸:“真的不用....”

相关推荐:寻宝从英伦开始心跳领域lpl的东京女外援重生日本写网文武破九霄重返1995妻乃上将军后来居上:将军,你被潜了!吾妻上将军我的修仙提取之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