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网游->我将炮灰NPC养成传奇魔女->章节

第一百五十五章 各国玩家(下)

热门推荐: 春雷1979 地球第一玩家 我真不想当皇上 穿越诸天聊天群 权宠天下 重生资本狂人 柯南之机械师 西游之绝代凶蟾 神道复苏 兄弟,想你了

人不能...至少不应该...

但看着屏幕前一道道类似“拜托啦,这对我真的很重要!”的恳求话语,黑羽还是勉强答应下来了,告诉魂姐他们KA会尽力尝试,至于能不能成功...

淦!

现在有钱人都玩得这么花的吗!

黑羽心里吐槽归吐槽,可总归也算是又搞定了一个国家,他的魂姐虽然菜归菜,哦现在再加上有一个特殊癖好,但对于魂姐的办事能力,黑羽还是很放心的。

谁不怕钞能力呢?

凛冬青枫都搞定了,千岛本土就不用说了,他们KA自己来,至于炎域则被狐面巫女直接内定了一个协力者公会,也不用自己操心。

最后剩下的归离,就在刚刚跟魂姐聊天的同时,黑羽也已经发动游戏圈内的人脉关系,很轻松就联系上了“斩月”的会长,双方同为大公会,自然一拍即合,达成合作关系。

接下来...

只需要等斩月会长的消息就好。

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

...

泰华山。

巍峨的山峰高耸入云,连绵的山脉层峦叠嶂,清晨时烟云缭绕宛如仙境,落日时晚霞满天令人痴醉。

因此有传说,这里是归离仙家的起源地,而当初的帝君也就是在这里,收服了各路众仙,在曾经那个群魔乱舞的混乱旧时代,为神州大陆荡涕四方,斩妖除魔,最终才有了如今的归离。

而就是在这座富有神话色彩的山脉脚下...

“站住!你们几个,前方这片山区被五行下达了封锁限令,没有出入许可,不允许踏入!”

胸口绣有青色龙纹标志的官兵,手持枪戟,在进山的关口,将一伙儿异乡人给拦了下来。

其中为首的那个异乡人头上顶着“残月”的ID,正是黑羽找上的斩月会长。

和之前凛冬的“白幽灵”以及青枫的“我的魂儿”不一样,残月可是打一开始,就对这个任务非常重视,拍胸脯向黑羽保证,抢着要接过来。

其实这才是正常人的表现。

毕竟光是SS级任务的10w经验值奖励,就能一口气领先别人一周进度,所以残月在和黑羽聊完后,第一时间就召集了会内的精锐,按照任务提示地点“泰华山”去找自此的目标素材——帝琥岩

结果谁想到,他们连山都没能进,就被拦住了。

“会长,咱们要不要冲进去!反正这也没几个官兵。”其中一个成员小声建议道。

但很快就遭到训斥。

“你能不能动动脑子,这些可都是青龙衙的官兵,真打了他们,咱们第二天就得上通缉令,你还想不想在归离混了!”

“那...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去找找有没有别的山口,能让咱们偷偷熘进去了!”

斩月公会的一行人假装退去后,实际开始分散开来,在附近周边寻找些关口的漏洞,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当斩月的众人再集合起来,每个人都有点垂头丧气。

硕大的山脉,就算再多的关口,也肯定能有钻进山里的空子,但问题是,除了把手的官兵以外,斩月众人现在愁眉苦脸的主要原因,是竟然还有一道“空气墙”在阻拦着他们。

所谓“空气墙”就是指,每当他们要进山的时候,走到极限的边缘后,就会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好像有股看不见的墙。

这在网游中其实是挺常见的现象,是官方用来限制玩家行动的一种粗暴手段,良心一点,可能再配个类似“前方的区域以后再来探索吧”的语音提示。

本以为《坠神》这种体量,更是主打“虚拟现实”的跨世代游戏,不会再有这种影响体验的,但现在看来,果然还是有些瑕疵在的。

可这一瑕疵,就让斩月公会的众人难受了。

会长残月把最后的希望目光放在了另一个成员上。

“小冬,你找到其他「帝琥岩」的采集点了吗?”

可惜这名成员摇头。

“我向其他熟人都打听了,托他们去问了很多NPC,大多数都连这种石头听都没听说过,甚至我刚才让会内的人花大价钱,去找珍玉楼的人买的情报,结果珍玉楼的NPC直接把钱退回来了,说这种石头只在古籍曾有过记录,现在早就绝迹了,而当我们的人再追问记录是什么的时候,对方就开始支支吾吾,甚至还反过来,追问咱们要这种石头干什么!”

“幸亏我反应快,因为我看咱们的任务上,不是有一个要防止情报泄漏的指标嘛,所以我就没让他们跟珍玉楼的人说,还让他们赶紧离开,结果会长你猜怎么着?”

“据后来我朋友说,就是咱们公会的人才刚从楼里出来没一会儿,就有一批白虎堂的探子找过来了。“

嘶...

听完小冬的报告后,残月倒吸了一口气,眉头皱得更深了。

看来任务不让他们泄露情报是有原因的,白虎堂的人似乎对「帝琥岩」这个材料非常敏感,还有点,刻意阻止有人去找这种石头的味道在。

自己的人就是去珍玉楼问了下,结果就险些被白虎堂盯上,看来他们是没法再从官方渠道获取「帝琥岩」的情报了。

那现在好了,任务给的采集点进不去,其他采集点也不知道,打听情报这条路也被毒死。

此刻的斩月公会众人真有点一筹莫展,山穷水尽的感觉了。

正当残月打算再去找黑羽,跟他说明下这边情况的难处,能不能从黑羽那边的得到点支援的时候...

“不好意思,唐突打扰诸位了。”突然一道带着厚重感的声音,从玩家们的背后响起。

斩月众人立刻回头顺着声音去看,只见到不知何时,旁边的一条幽径小道上,站着位身穿便装的老先生,正望着他们。

虽然说是老先生,但对方看起来可一点都不显老,反倒不如说,腰板挺拔,身材高大匀称,五官更是菱角分明。

但为什么给玩家们的第一印象,还会是老先生呢,可能就是对方身上的那种,只有上了一定年龄,才会有的岁月沉淀感吧。

老先生光是静静站在那里,一股沉稳踏实的气质就扑面而来,宛若磐岩一样。

哦,当然了。

还有那最明显的,略显老气的说话口吻。

“我刚刚听到你们在说帝琥岩...几位小友,莫非是考古学家吗?”

“呃...没错!”会长残月反应最快,立马顺着说下去,他第一直觉,恐怕就是触发什么任务剧情了。

于是他立刻反问道:“这位老先生,您也是吗?”

“不,学家谈不上,只能算是爱好者吧。”老先生摇了摇头。

爱好者...

残月顿时有点失望,他还用侦测技能去探了下这位NPC,发现对方的的确确,就是个普通人,连十级都没有。

不过既然对方出现在这里,还跟他们主动搭话,身上肯定有线索。

于是残月还是很快追问道:

“这样啊,实不相瞒老先生,其实我们现在就是在找帝琥岩,用来额...当成研究样本,老先生我看您对帝琥岩好像很有兴趣的样子,您也知道这种奇异石头吗?”

“嗯,确实略知一二。”

这回的老先生是点了点头,接下来,就好像是在山林漫步间,偶遇了有相同爱好的后辈,展开一场即兴的学术交流,老先生开始娓娓道来。

“在我年轻游历的时候,曾有幸见过那种奇岩,它外观橙黄,一半露出在外,一半被与之伴生的矿物包裹,当时的我,就对晶石内极其浓郁的岩元素力而惊讶,后来也是在同行者的介绍下,我才知道原来那就是帝琥岩。”

“传说帝琥岩原本就是普通的石珀,只因为它们距离那位岩王帝君闭关的地方很近,久而久之,也就沾上了那位帝君的几分气息,潜移默化之下,慢慢将其体内的粗糙杂质剔除,最终凝结为纯粹的岩元素晶石,要比其他岩石都坚固无比,帝琥岩的名字,也因此得来。”

老先生的一番讲解,不禁让他的形象在斩月公会众人心中又高了几分,毕竟当初他们问了那么多NPC,可每一个能像现在这位老先生这般,不仅说得头头是道,甚至还亲眼见过!

“那老先生,我们在哪才能再找到这种奇岩呢!”残月不禁有点着急地直切主题。

“在这片泰华山的深处,应该还有些残余,不过现在马上临近那位帝君出关了,所以泰华山被高人布下了阵法封印,像你我这些非五行之内的人,应该无法进入,嗯...那这样看的话...”

老先生似乎陷入思考,但很快就开口道:“小友若真的很着急,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地方,你们可以去碰碰运气。”

“老先生请讲!”

来了,就是这个!

残月以及后面斩月的成员们都非常激动,暗中窃喜。

同时他们也总算知道,原来那不是什么空气墙,而是五行布置的封印阵法,所以这么说来,难道帝君真的就在这泰华山内闭关吗?

先把这些放在后面,眼下他们还是专心去听老先生接下来的线索。

“在距离泰华山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叫做赤鸳镇,你们沿途稍加打听,就应该能找到了。”

“传说在那个小镇上,曾出现过一位赤鸳仙人,小镇的名字也因此而改,我之前提到的碰运气,就是指这位仙人了。”

“在如今这个仙家归隐的时代,或许那位仙人,应该是唯一在尘世还愿意露面的了,你们只要找到了她,向她耐心请教,虚心诚恳,想要找到帝琥岩应该不难。”

“至于如何找到...那就只能靠缘分了,不过我手头刚好有一份赤鸳仙人的画像,今日小友至少与我是有缘,那我就做个顺水推舟,将它赠予你好了。”

...

...

与老先生分别,出了泰华山后,确实没花多久的功夫,斩月公会一行人就顺利找到了赤鸳镇。

不过刚来到这镇上时,要不是在系统地图上,写着的“赤鸳镇”三个大字,他们还一度以为自己被骗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小镇名字这么好听,可实际的真实样貌,却异常破旧不堪,甚至...有点荒凉的感觉?

不过好在小镇上的人还是挺多的,来来往往还有点热闹的味道,这种热闹人群和破败建筑的冲突感,让斩月的人非常奇怪,但总之,还是正事要紧。

他们开始拿着那位老先生给的画像,一个个去询问村民,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得到的回答却全都是...不认识!

哦不,还是有一个村民说认识的。

只不过...

“小朋友,你确定你见过画像上的这个人吗?”斩月半蹲着身子,问道他面前的估计只有七八岁大的小男孩。

小男孩点了点头,用稚嫩声音回答道:

“当然了!我不仅见过,我还认识呢!这个大姐姐天天嚷着要和我们打牌,不过她牌技可臭了,每次都输给我们!”

“额...”残月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些什么。

见这位异乡人大哥哥好像不信自己,小男孩顿时也有点撅嘴。

“大哥哥你不信的话,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她好啦!不过...大哥哥我得提醒你,那位姐姐的性格,和她的牌技一样,都差劲了!每次打牌输给我们后,都要耍赖找借口,逼着我们要再来一局,直到她能赢为止。”

“…好吧,你先带我们去见见那位姐姐吧。”

虽然听起来,好像和残月想象中的“赤鸳仙人”有点差距,但小孩子的话也不能全信,残月打算不管是真是假,先去看看再说。

不过...

小男孩对残月眨眨眼睛没有动弹。

直到残月再掏出一块糖果后,收下糖果的小男孩才眼睛变成月牙。

“来,大哥哥,往这边!“

在小男孩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小镇中心的一处院子。

然而在残月还没踏进院子里的时候,从外面就能听到的一个急躁女声,便已经传来。

“等...等等!刚才那个不算,我手滑了,我想打的不是这张牌!”

“姐姐你放弃吧,你手头总共就两张牌了,哪张打出来都是输了。”

“可恶!哼,别得意,我只不过看你岁数小,让你两局罢了,但从现在开始我要认真了,后面我会一次不输,连赢三把,扭转战局!”

《一剑独尊》

“可是大姐姐...我们打得是三局两胜呀!“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明明是五局三胜!你,你别想耍赖!”

相关推荐:锋锐永不下车权贵休妻后迎来火葬场无限侵噬世界万族战场:我有亿倍暴击系统模拟人生:我神明身份被曝光了我的师父什么都懂亿点点大魏春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战地摄影师手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