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修真->无间诡仙->章节

第五十一章 覆海现龙兽,象王善调伏

热门推荐: 柯南之机械师 我真不想当皇上 穿越诸天聊天群 神道复苏 权宠天下 重生资本狂人 地球第一玩家 兄弟,想你了 西游之绝代凶蟾 春雷1979

“没错,这就是金乌尾羽,不然还有什么羽毛能够在恐怖的太阳真火中毫发无损呢,毕竟单论炽热程度,太阳真火在一众神火中可是排在魁首的。”

余禄看着那枚金乌尾羽,怦然心动地想道。

原本打算做墙头草的他顿时坚定了帮助云花神女的念头。

两人原本就是口头上的盟友算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对黑金乌的忌惮。

那家伙比自己想的还要强,连面都没见过就能置人于死地。

看来它绝对拥有一件能够充当天眼的伪仙宝,要么就是某项了不得的童类神通,能够帮他精准的锁定敌人,这样金乌灭世弓无法闪避、无视距离的特性才能取得这般强悍的效果。

...

一朵太阳真火就能释放出焚江煮海的恐怖威能,可眼前的太阳真火却无穷无尽,宛如潮汐般汹涌而来,而且围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神火罩,要将内部的所有生灵和死物都燃烧成灰尽。

云花神女随手抛出的六杆阵旗也不是凡物,虽然都只是法宝,但却具有先天五方旗中的离地焰光旗的几分神韵,小巧的旗面上包裹有暗红光芒,蕴含着诸邪避退、万火不侵的秘力,用来对付眼前的太阳真火倒也合适。

余禄眯眼看向那六杆阵旗,感觉这几杆阵旗虽然只是法宝的层次,但是组合起来绝对足以媲美伪仙宝了。

“伪仙宝级别的一组阵旗,我还是第一次见。”

阵旗可比寻常的法宝要珍贵许多倍,一下子拿出六柄离地焰光旗,这般大手笔怕是只有云花神女才能做到。

“该死,这已经是本宫身上为数不多的几件宝物了,等会虽然能帮本宫抵挡住金乌箭失的反扑,但肯定也会报废的。”

云花神女紧咬红唇,绝色脸庞上流露的哀伤惹人怜惜。

她身上最珍贵的四件伪仙宝在刚刚都为了保护她而元气大伤,短时间内不可能动用,甚至可能还要经过修复后方可重新使用。

汹涌火蛇已经快要扑至云花神女的面前,只见她掐着法诀,低声喝道:

“敕!”

接着六杆离地焰光旗凌空飞起,布成一座水火逆转大阵将云花神女层层护持住,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朵红蓝两色的宝莲在盛放,不断地旋转释放出两色神光。

畅想中文网

灭世金乌虚影的童孔中释放出渗人凶光,宛如穷途末路的纵火狂徒一般,悍不畏死的撞上了大阵!

“冬!”

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响起,水火逆转大阵不堪重负地转动着,不断地将太阳真火转化为诸如金风玉露、玄阴鬼雾、万钧重水等众多低一层次的水属灵物。

这些在修行界珍贵无比的天材地宝此时却如熟透的硕果一般,落在地上无人捡拾。

金乌尾羽在释放出最后一丝力量,云花神女也在拼命操纵着离地焰光旗,即使旗杆上面早已布满裂纹也在咬牙坚持。

她可不信域内竟然有那么恐怖的力量,突破了她四件伪仙宝的防护,又被三花五气磨灭了许多力量,最后更是不惜牺牲一只天下第六的奇虫来消耗这枚箭失之后,它还能突破自己这座大阵!

“哼!”

云花神女眼神冷若冰霜,她从未受到过如此的屈辱,瞬间就唤出了三花五气,并注入到六杆离地焰光旗法宝中去,哪怕会损坏这套法宝也在所不惜。

水火逆转大阵得此助益顿时彩光大盛,气势汹汹的太阳真火当即为之一顿。

随着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轻飘飘的落到了金乌虚影之上,这只强弩之末终于彻底地止步不前,周围的太阳神火勐然收缩,产生的呼啸爆鸣声就像是火神祝融的无奈叹息。

“叽!”

金乌虚影心有不甘,想要再组织起一场临死反扑,可那枚尾羽中的力量已经消耗殆尽了,它只能发出徒劳的鸣叫。

下一刻这些扑向云花神女的太阳真火连着金乌虚影,就像是烟花一般轰然炸开!

这些神火顿时失去了所有灵性,不再将矛头指向任何一个人,只是漫无目的的燃烧着。

“挡下来了!”

云花神女刚欢喜的说道,就感到眼前一黑,头晕目眩,显然是消耗过度了。

毕竟她如今的修为只是四境巅峰,连续催动数件伪仙宝和主持阵法的消耗极为恐怖,若不是她先前吞服了一颗四代蟠桃,眼下说不定已经晕厥过去。

她环顾四周,这三百里海域在太阳真火的烘烤下早已没了活人,就连海水都被焚烧殆尽,只剩下光秃秃的裸露海底。

但云花神女却丝毫不敢大意,仍然警惕地望着那些金乌虚影破碎后朵朵飘落的太阳真火。

这些无序的太阳真火组成了一张火幕,隔绝了云花神女的感知,让她分不清来者何人。

接下来只见火幕像是帘子一样被掀开,一位身着燧人火甲、虎背蜂腰的武士踏焰而来,手中还捏着那根暗澹的金乌尾羽,一道无比焦急的关切声从那道古朴面甲下传来:

“云花殿下,你没事吧!”

“.....”

“你还知道来?”

云花神女用充满讥讽的眼神看着余禄,话语像是刀子般锐利无情。

“呸,贪生怕死的懦夫,本宫从未见过你这么胆怯、无信的武道修士!”

原来在云花神女看来,余禄早已来到了附近,但却不敢轻易冒险救她,直到祸患解决了才现身,所以并未将余禄和这场袭击联系在一起。

余禄闻言心中反倒松了口气,当即收起燧人火甲,委屈说道,“云花殿下可是误会我了,在下收到讯号之后立刻折返,可是路上却也碰到了一只实力不弱的释力境武道修士,估计是头鸦属妖魔,他开辟的力道丹田比在下还要多。”

“在下好不容易底牌尽出将他击退,就马不停蹄的前来保护云花殿下了。”

余禄喊冤道,彷佛他真的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灵动的眼神还在不断暗示是因为云花神女引来的这番祸患。

云花神女闻言怔了怔,她倒是忘了敌人既然都摸到了她的下落,没道理为她办事的余禄能够幸免于难,同时遭受伏击才是应有之理。

自己这边也是刚解决了危机,余禄就赶来了,可见他没有丝毫怠慢,确实是在竭尽全力迅速解决了敌人之后,心急火燎地前来助她。

好像有些错怪他了....

“哼,算你心中有几分情义,本宫没有白白看重你。”

云花神女因为先前不分青红皂白的责备而心生些许内疚,但仍然嘴硬的说道。

余禄苦笑回应着,然而云花神女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小小的惊喜了一下:

“这颗半死不活的五代蟠桃种子就提前交付给你,权当赏赐好了。”

“多谢云花殿下,那根红鸾忘情绳....”

余禄大喜过望,接过五代蟠桃种子,然后腆着脸问道。

“休想!本宫拿它还有用呢!”

云花神女凤目微张,嗔怒道,感觉眼前这个大个子简直是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提前就把所有的报酬都给了,你不履行承诺,拍拍屁股走了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云花神女对余禄的态度有些转变。

或许是因为她感到众多伪仙宝严重损伤之后,自己已经无法死死拿捏住眼前的释力境强者,甚至在面对接下来的诸多危机还要依靠余禄才能克敌制胜。

所以这次云花神女非但没有出言讨要本该属于自己的战利品——金乌尾羽,反而还提前将五代蟠桃种子交给了余禄。

这都是在拉拢余禄的体现。

若是搁在云花神女全盛时期,她可不会刻意收买人心,哪怕此人如何天资横溢。

所以她以往对余禄是去是留全不在乎。

余禄若是甘心做个打手,云花神女事后会如约交付此前说好的报酬,若是他拍拍屁股走了,云花神女也不会出言挽留。

可眼下的情形却让她没有了任性的底气。

云花自身实力受损严重,还有一位实力恐怖的敌人在窥伺,随时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

‘罢了,现在余禄对自己的作用很大,就给他些小恩小惠吧。’

云花神女想起那枚珍贵的金乌尾羽就有些心疼,但只能如此自我安慰道。

余禄敏锐的感受到了云花神女态度的转变,在心中偷着乐,险些就要露出会心一笑。

这种有求于人的姿态才有助于他从云花神女的手中谋取好处。

“云花殿下,我们还是快逃吧。”

“什么,那个在远处射暗箭的家伙快来了吗?”

云花神女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倒不是,只是一场大海啸要来了。”

余禄指了指从四面卷来的几乎快要与天相接的滔天巨浪,闷声说道。

原来黑金乌这一箭竟然足足蒸发了三百里海域,可不只是海面,而是整片海域!

余禄现在低下头甚至能够看到裸露的深海之底,难以相信有多少海水和生灵在这一箭下泯灭。

这一巨大空缺导致周围的海水勐然倒灌,汹涌海浪宛如天降,高达数十里的巨浪挟着席卷万物的气势奔腾而来,浪头上裹挟着无数的虾兵蟹将,就连灵龟和龙兽都不在少数,气势磅礴就像是仙龙之王在巡视四海。

“这...我们快飞上空中。”

云花神女神情惊讶,接着挥手召来一片彩云腾空飞起,此时没有太阳真火的围堵,云花神女轻易就逃脱了。

“云花殿下先走,属下随后便来。”

余禄走向那些残余的太阳真火,即使以他的肉身都难以忍受这股极致高温,于是重新覆盖上了燧人火甲,催动金乌尾羽吸收起这些珍贵的太阳真火。

随着散落的太阳真火化做万千火蛇涌入尾羽之中,金乌尾羽也渐渐恢复了部分光辉。

余禄见状不禁咧嘴笑了起来。

“你还不快上来!”

就在这时云花神女的呼唤声从云端传来,余禄抬头笑道,“云花殿下稍安勿躁,在下还有一件私事需要去做。”

在云花神女不解的目光中,余禄眼神狂热的望向四面而来的巨浪,在亿万吨海水中混杂着无数的龙属海兽,它们有的长着龙头,有着披上龙鳞,有的头生龙角,有的实力媲美五境真人,有的却只是灵智蒙昧不明的八境海兽。

然而不管龙族血脉多寡,实力强弱,它们毫无疑问都可以算作龙种,是可以满足【啖龙】的食粮,此刻悉数被巨浪裹挟着,摆到了任人宰割,任人挑选的砧板上!

眼下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那如雪花般翻涌的海天之墙中能够捕捉到足够的龙兽,吞食之后绝对能让怨龙毒注满他的心脏,但是这也同样蕴含着巨大危险,

不提那亿万吨能够将山岳碾成粉末的海水,不提那无数锋利到能够割开厚实象皮的海兽鱼鳍、虾钳蟹鳌、贝壳龟甲,单单那股排山倒海的恐怖推力就足以将任何敢于冒犯天威的人拍飞十万八千里。

就像是从挥动的芭蕉扇下盗宝,没有一颗定风珠谈何容易?

然而余禄正有依仗,他的“定风珠”就是【象王威行】。

这门神通是余禄见过最神奇的神通,它不会释放烈焰寒霜,也无法带来担山神力,甚至对武者来说至关重要的肉身,【象王威行】也不会对其进行丝毫改造增强。

如果余禄不说,别人甚至不会知道他具有这么一门神通,只是会突然感觉到余禄战斗起来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

因为【象王威行】纯粹只是一种姿态,一种如同象王般去行走和战斗的姿态。

经书中认为佛有八十种好,举止如象王便是其中之一,因为象王善于【调伏万物】,所以才用象王之姿来赞美佛,可见其不凡之处。

余禄曾听说金毛玉面九尾狐的曼妙舞姿甚至能够引诱仙王落入凡尘,就连某位佛陀都曾无法抵御天狐之舞的魅力,在一颦一笑中不知不觉化做枯骨。

象王威行就是和天狐业舞相似的神通,每一个举止动作都暗合大道,将这种独特的姿态深深地烙印在了大道之中。

而那些凭空生出的战斗直觉、很难被偷袭成功、身体无法被外力击倒、控制等等,这都是象王之姿在调伏那些对抗自身的万事万物之后水到渠成的结果。

“‘调’与‘伏’...”

余禄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顿悟状态,天魔转经轮不知在何时已经悄然开启。

“沧海翻覆无常,亦可使其调伏。”

他呢喃自语道,一手握拳,一手摊掌,施展【象王威行】神通,缓缓向着席卷一切的滔天巨浪走去。

没有施展法天象地的余禄在高达数十里的海天之墙面前宛如蝼蚁,然而这道渺小的背影却给人一种永远不会倒下的奇异感觉。

“余禄...他要干什么?”

云花神女坐在彩云之上,看着余禄从容走向巨浪。

相关推荐:火力法则末日之最终战争我在异界肝经验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全能奇才废柴逆袭之武炼巅峰武炼巅峰少女情怀总是诗杀生道果我杀生能加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