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穿越->大秦从挖地道开始->章节

第四百零三章陛下,公子昊招了很多妇人!【求订阅啊】

热门推荐: 柯南之机械师 神道复苏 我真不想当皇上 兄弟,想你了 西游之绝代凶蟾 重生资本狂人 权宠天下 地球第一玩家 春雷1979 穿越诸天聊天群

“末将任嚣(赵佗),参见陛下!”

“呵呵,两位爱卿免礼!”

眼见任嚣,赵佗联袂而来,嬴政笑着朝他们摆手示意。

同时,眼角余光瞥向他们身后,竟没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眉头微蹙,转瞬即逝。

“老将军,身体是否好些了?”

刚朝嬴政行完礼,赵佗就忙不迭的来到王翦身边,朝他关切询问。

王翦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然后有气无力的朝嬴政道:“陛下,老臣有些累了,您看要不让赵佗,任嚣向您汇报?”

“嗯?”

嬴政奇怪的看了王翦一眼,不由满心疑惑。

刚才王翦还跟嬴政谈论平定南海后的封爵之事,现在赵佗,任嚣来觐见,他居然不谈了。

莫非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

就在嬴政满心疑惑之际,夏无且端着药罐走了进来,朝嬴政道:“陛下,老将军该吃药了!”

“好吧,你们细心照顾老将军,且不可让老将军病情加重!”

嬴政无奈丢下一句,然后带着赵佗,任嚣出了王翦大帐。

很快,他们就来到一处茅草凉亭。

却听嬴政率先开口道:“赵佗,任嚣,朕问你们几件事,必须如实回答,不得丝毫虚假,即使是善意之言,也不得虚假,明白吗?”

赵佗,任嚣闻言,不由互相对视,齐齐拱手:“末将明白,绝不敢虚言....”

“好。”

嬴政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郑重其事道:“第一件,蒙武将军是如何死的?”

“回陛下,蒙武将军是在巡视闽越边境的归途中,露宿野外,一夜常卧不起,军医去查看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息!”

赵佗拱手说道。

“第二件,老将军之事,可否与你们有关?”

“陛下明鉴,此事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任嚣连忙答道:“是老将军与百越部族会盟的时候,误食百越部族准备的怪鱼,才中的毒!”

“好。”

嬴政面无表情的点头,随即接着追问:“第三件,军中将领在南海是否习惯?有没有身体出问题的?有几人?”

“禀报陛下,除老将军和蒙武将军之外,末将并未听说谁生病,或许只有他们随行的军医最明白,但是,一般军医都会听从将领的命令,隐瞒此事!”

任嚣作为南海尉,执掌南海军权,算是最了解南海诸将的人。

其实包括他自己在内,都是这样做的。

因为军中将领的身体一旦出问题,就会按照规定退下来。

但是,不少军中将领根本不想退下来。

所以隐瞒病情是常有的事。

然而,嬴政听到任嚣的话,却是眉头大皱:“这么说的话,南海诸将都有可能突然离世?”

“没有!”

赵佗连忙摆手:“没有陛下想的那么严重,只是水土不服导致的体魄病弱。”

“水土不服?有没有就地治愈的可能?”

“有!”

赵佗一脸坚定的点头,然后认真说道:“水土不服导致的体魄病弱,最需要静养,不可过多操劳。”

“这个简单,让大秦医馆的医生挨个检查,凡是需要静养的,都放下手中的事,好好静养!”

“可是.....”

眼见赵佗欲言又止,嬴政直接挥手打断了他想说的话,不容置疑地道:“朕明白你的想法,但大秦不许任何南海将领,像蒙武将军一样意外离世!”

“至于你担心的无将可用,朕会调一批新的将领来南海,你们不用担心!”

“这.....”

赵佗语塞,心说陛下这是要干嘛?!

安排一个公子监军还不够,居然要调新的将领来南海,莫非陛下已经不信任自己了?

可是,陛下若不信任自己,为何让自己接替王翦,统领南海大军?

就在赵佗不知该如何接口的时候,嬴政又朝任嚣道:“第四件事,我军士卒死伤如何,可曾有瘟疫流行?”

之前王翦上奏征伐南越,赵昊就曾提醒过他,要提防瘟疫流行。

现在南越战事尚未展开,他依旧关心疾病对将士的危害。

只听任嚣沉声说道:“回陛下,我军从淮南一路南下,抵达南海等地的时候,已经有半年有余。

刚开始,有不少人水土不服,拉肚子,后来经过大秦医馆的帮助,研究出了各种偏方,有效的治疗了这种疾病,没有大规模流行。

再后来,翻越五岭之地,部分将士感染了急性风寒,幸亏大秦医馆预备了急救药,才使他们侥幸活了下来。

等到南海驻地,大多数将士已经相安无事,吃什么都没问题!”

“这么说,大秦医馆还真是帮了大忙!”

“是啊,老将军都说,若没大秦医馆,吾等还没跟越人正式交战,都输了一半!”

“呵呵呵....”

嬴政一阵轻笑,对赵昊不由多了几分认可,然后又道;“好,第五件,你们自我感觉如何,有无隐疾?”

“这....”

任嚣面露迟疑之色,扭头看向赵佗。

却见赵佗神色一正,当即拱手;“末将愿接受大秦医馆的医生勘验!”

“不用,朕想听你自己说!”

嬴政摆手:“你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

“是!”

赵佗腰板一挺,铿锵有力地道:“末将的身体坚如磐石,无任何隐疾,随行军医都说,末将军帐中,常年不见药味!”

“好!”

嬴政爽朗一笑,随即看向任嚣。

只见任嚣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末将不敢欺瞒陛下,自从蒙武将军逝去,老将军中毒之后,末将的身体大不如前,兴许水土不服之症,还未完全治愈!”

“如此说来,你需要静养?”

嬴政收敛笑声,皱眉追问。

任嚣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赵佗一眼,拱手道:“军事有赵佗将军分担,政事有公子昊在南海,末将尚能游刃有余,并不需要静养!”

“那小子能给你分担什么政事?”

嬴政有些诧异的道。

在他心中,赵昊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

让赵昊少惹事生非还好,让赵昊处理政事,恐怕太阳得打西边出来。

眼见自己的话,似乎有些惊讶到始皇帝,任嚣连忙又道;“或许公子年少,不能完全处理南海政事,但来日方长,老臣相信公子有能力治理南海!”

“算了,你们是不知道那小子在咸阳做的那些事,朕还是途中听说的,否则绝不会让他来南海祸害你们,等老将军的病情稍微稳定,朕就带他们一起回咸阳!”

“啊?这....”

任嚣没想到嬴政是这样的态度,不由心头大动,同时感觉万幸。

如果赵昊不常在南海,王翦会跟嬴政回咸阳,那南海以后岂不是自己跟赵佗说了算?

想到这里,任嚣内心无比激动,下意识看了眼赵佗,发现赵佗身体竟隐隐在颤抖。

不用想也知道,赵佗跟他的想法一样。

“怎么,你们不想让朕带他们离开?”

“没,没有,我们....”

“咳咳....”

赵佗被嬴政这突兀一问,差点原形毕露,好在任嚣在一旁轻咳两声,止住了他想说的话。

“你们怎么?”

嬴政有些疑惑的看着赵佗。

却听赵佗讪笑着改口:“我们都听陛下的安排!”

“统军大将,怎么说话如此毛躁,一点正行都没有?”

“陛下恕罪.....”

“行了,还有最后一件事,南海大军,军心是否稳固?”

“扑通——!”

嬴政的话音刚落,赵佗和任嚣齐齐跪在了他面前。

“你们这是做什么?”

嬴政面色一沉,眼睛不由微微眯起。

赵佗和任嚣对视一眼,后者一声哽咽,拜倒在地:“陛下!南海军卒都是老秦人,怎么可能有二心啊!”

“郡尉,将军请起!”

嬴政无奈的扶起赵佗和任嚣,摇头叹息道:“非是朕疑心南海将士,而是天下大事,朕需要计较者甚多。

你们身处南海,恐怕还不知晓某事,关中老秦人已经不足六成;

若再施行老将军的移民之策,朕估计不会超过三成,但有风云动荡,我大秦危矣!”

“嘶——!”

赵佗和任嚣闻言,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但是,嬴政却忽地一笑;“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这些都是朕考虑的,先平定南海再说!”

“是,末将遵命!”

“好了,其他的事就不问了,朕相信你们!”

“谢陛下隆恩!”

赵佗和任嚣拱手一礼,同时暗舒了一口气。

嬴政看了眼他们,又不动声色地道:“你们来之前,可通知了那小子?”

“回陛下,我们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公子!”赵佗拱手道。

“哦?是吗?”

嬴政装作毫不在意的道;“你们可知那小子在做什么?”

“陛下.....这,这个.....”

“照实说!”

“回陛下,公子将临尘城所有会缝补的妇人,都招到了别院.....”

“嗯?”

嬴政一愣,不由道:“他招那么多会缝补的妇人做什么?”

“这个末将也不清楚,公子的事,末将也不敢过问太多!”

“哼!”

嬴政冷哼一声,火气曾的一下子就冒了上来,愤声道;“赵高,朕要去看看那逆子在做什么!”

“是,老奴这就去准备马车.....”

赵高恭敬的躬了躬身,然后看了眼赵佗,目光中带着一丝笑意,随即退出了茅亭。

.......

另一边,距离将军幕府不足五百米的一处别院内。

赵昊坐在摇摇椅上,一边喝着椰奶酒,一边欣赏落日余晖,身边两名长相相同的仆人,正动作轻柔的为他打扇,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好。

这时,站在赵昊旁边的阎乐,忍不住好心提醒道;“公子,陛下来南海了,您真不打算去看看?”

“怎么,你怕了?”

赵昊似笑非笑的扭头反问。

阎乐眼皮一抖,心说陛下亲临,谁敢不去迎接?这是怕不怕的问题吗?这是要命啊!

虽然阎乐心中直想骂娘,但看到赵昊有恃无恐的样子,又不禁自我安慰。

公子昊深受陛下宠爱,想来陛下不会怪罪于他。

而自己,忠心耿耿的服侍公子昊,应该也不会被苛责。

毕竟忠贤他们曾屡次冒犯陛下,都没有被陛下苛责。

想到这里,阎乐谄媚一笑:“有公子在,小人无所畏惧!”

“哦?是吗?”

阎乐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冷若寒霜的声音,骤然从背后响起。

只是一瞬间,阎乐就感觉一道闪电从天灵盖噼下,脑袋一片空白,不由机械式转头望去。

映入眼帘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常服的始皇帝嬴政。

“陛下——!”

阎乐见到嬴政的刹那,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跪了下去。

然而,坐在摇摇椅上的赵昊,却装作如梦初醒的模样,扭头看着嬴政:“父皇,您怎么来了?”

“哦,你不知道朕来了?”

嬴政深深吸了口气。

赵昊忙不迭的从摇摇椅上站起来,拱手道;“儿臣不知父皇驾临南海,有失远迎,还请父皇恕罪!”

说完,抬腿踢了一觉阎乐,埋冤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本公子,父皇来了....”

“我.....”

阎乐委屈得想要切腹自尽。

“啪!”

嬴政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怒声呵斥道:“赵昊,你太放肆了!这里是军营,不是你该儿戏的地方!”

“我又不想来这里,还不是父皇你让我来的.....”

赵昊滴咕道。

“你说什么?!”

嬴政万万没想到,大半年不见的儿子,一见面不是亲亲抱抱,而是当众顶自己的嘴,顿时提高音量道:“你意思是说,都是朕的过错了?”

“儿臣没说....”

见自己服软,嬴政这才罢休,冷哼一声,正要说话,却听儿子又小声滴咕了一句:“是父皇你自己说的!”

“逆子!”

嬴政气得为之语塞。

这熟悉的感觉,熟悉的味道,果然很容易让人上头。

自己东巡大半年,差点忘了这种感觉了。

不过,朕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朕见惯了大风大浪,已经是一位贤明通达的皇帝,仔细想想,自己好像是没有征求他的意见,便派他来南海,换做谁都可能有意见。

当然了,朕作为始皇帝,肯定不会向儿子认错,毕竟这关系到始皇帝的威严。

“朕听说你招了临尘城所有会缝补的妇人,可有此事?”

嬴政岔开了话题,澹澹问道。

“确有其事!”

赵昊老实巴交的点头,忽地话锋一转:“不过,儿臣并非享用这些妇人.....”

“噗——!”

相关推荐:一开始,我只想搞钱再世为妃从武王伐纣开始建立千年世家仙门万年:开局获得大道法重生九一从娶媳妇开始火影忍者之最强叛忍寻秦记这个影帝只想刷属性我的生活有旁白主神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