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穿越->红楼:开局把薛宝钗带回家->章节

第四百一十三章 甄家双姝

热门推荐: 重生资本狂人 我真不想当皇上 神道复苏 穿越诸天聊天群 柯南之机械师 春雷1979 地球第一玩家 兄弟,想你了 权宠天下 西游之绝代凶蟾

鸡笼河的河道经过两年的疏浚和整改,终于全线贯通了。

个别地方太过湍急形成瀑布,也通过改道放缓了水流,只是中间有几段峡谷,如果想要拓宽工程量太大。

所以大船依然不能通过,只小船往来运输人货无碍。

一路穿山过峡,终于来到了新城黑龙府。

“恭迎黑龙王!”

这次过来,黑龙府各司代表也都得了信儿,码头上乌泱泱的都是前来迎接冯一博的。

船刚一停靠,就躬身拜倒一片!

冯一博微微抬手,轻声道:“诸位辛苦了。”

旁边狗子也朗声道:“免。”

众人这才纷纷起身,冯一博则缓步下船,直奔为首的王熙凤和可卿。

“我回来了。”

可卿只含笑看着他,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这几年她和王熙凤依旧配合默契,但随着冯炽越来越大,她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此时一见到冯一博,顿时积压的委屈都涌上心头。

倒是王熙凤见她如此,便美眸轻转,随后接口道:

“爷回来就好!”

说着,还拉着儿子催促道:

“炽哥儿,还不快叫人?”

“父王……”

冯灿有些怯生生的叫了一声,显然是王熙凤教过的。

冯一博笑着点头,却奔着可卿,先轻轻为可卿擦了擦眼泪,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两句。

随后不顾可卿耳朵红透,便笑着上前,一把将冯炽抱起来,笑道:

“叫父亲就好,爹爹也行!”

王熙凤见他和可卿亲昵只做不见,现在看他抱起儿子,顿时笑着道:

“爷,咱们这样的人家,在家里叫什么都好,若在外面还如普通人一样叫岂不让人笑话?”

冯一博轻轻拍了拍冯炽的小屁股,不在意的道:“东海郡都是咱们的,规矩也是咱们定,就算出了东海郡,又有谁敢笑话?”

“爷说的是,到底是我见识短了。”王熙凤笑着上前,拉着冯炽的小手,教道:“炽哥儿还不叫爹爹。”

冯炽还有些怕生,在冯一博怀里一动不敢动,听见娘亲叫她,才勉强叫了一声:“爹爹。”

“乖。”

冯一博满意点头,就这么抱着冯炽往府里走,可卿和王熙凤则跟在左右。

各司代表犹豫着想要跟上,却被狗子拦住。

“王爷舟车劳顿,今日你们前来迎接的心意已经知晓了,几日后王爷应该会视察各司工作,你们都回去早做准备,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众人忙躬身道:“多谢黑犬王提点!”

说完不少人都匆匆忙忙的回去安排,只有五位掌印留了下来。

也就是瑞珠、平儿、茜雪、鸳鸯、袭人几个,和狗子、勐子、秦钟三个一起进了府中。

这些都是冯一博的私人,自然和其他人不一样。

进府后,冯一博先去沐浴更衣,洗去一身尘土。

更衣的时候,他发现伺候洗澡的两个侍女都是角色,且有些眼熟。

冯一博定睛打量,随即皱眉道:

“你们是甄家的女儿?”

两人闻言顿时瑟瑟发抖,其中一个勉强道:

“奴婢谨言,这是我妹妹谨谕,不敢欺瞒王爷,我原名甄英台,我妹妹原名甄英姿,我们都是金陵甄家的女儿,如今在大太太身边伺候。”

在甄家的风俗,女儿之名,亦皆从男子之名命字,也就是和男子范一样的字。

不似一般人家,用“春、红、香、玉”一类的艳字。

甄家的上一辈,都从“贝”字。

甄士隐名甄费,就是甄家的一个远支。

整个甄家的贝字辈,只甄应嘉不同。

这是当年太祖皇帝最后一次巡江南之时住在甄家,正好为甄家嫡子出生,便赐名应嘉。

表面上,应的是“以嘉礼亲万民”之意。

实则,却也有“以嘉石平罢民”之说。

此二者同出《周礼》。

前者自不必说,自然指的是太祖皇帝巡幸江南是亲万民的嘉礼。

而后者,则是在敲打甄家,告诉他们有错就改。

可惜的是,甄家当时的家主,也就是甄应嘉的父亲,明明知晓其中含义,却依旧不知悔改。

到了甄应嘉也有样学样,还给下一代取了“宝玉”这个乳名,对应嘉石。

可也仅限于此,甄家就是这样,一代一代往下拖,每每看似有了改正之心,实则始终抱有幻想,将希望寄托到了下一代。

自欺欺人,结果自然是家破人亡。

也正是甄应嘉被太祖赐名,与众不同,提前定了甄家的族长之位。

到了再下一辈,就范“英”字。

香菱的甄英莲如此,甄家这对姐妹也是如此。

这对姐妹冯一博还是第一次见到,便不由仔细打量一番。

确见二人眉眼间和秦可卿有几分相似,仔细看去,和香菱也有相似之处,只是气质和两人大不相同。

秦可卿风流鸟娜,仪态万千。

香菱身段类似,却十分呆萌。

而这对姐妹也各有特色。

姐姐甄英台看着应该是个爽利性子,说话也条理清晰,只是在他面前十分紧张,或者说十分害怕,说话的时候微微有些颤抖。

妹妹看起来弱不禁风,再配上小心翼翼的躲在姐姐身后,不敢抬头和冯一博对视的模样,更添几分惹人怜爱之感。

冯一博闻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只在心中盘算起来。

说来说去,这件事还是要和可卿沟通一下。

见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龙王,甄英台本来十分害怕,以为今天她们姐妹必然要献身了。

可见对方只看了两眼,点点头便离开浴室,不由又感觉有些着急。

她还想再说什么,甄英姿却拉住她,微微摇了摇头。

冯一博没理两人的小心思,直往秦可卿院里去了。

两人许久未见,自是情难自禁。

一时间,天雷地火胜过千言万语。

“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甄家两姐妹当初交给你处置不是为了自己……”

可卿长长出了口气,才解释道:

“爷可是让我用他们拉拢下面的人?我初见到她们只觉有几分亲近,再加之和我有几分相似,便留在身边伺候了。”

狗子早前就提过这对姐妹,冯一博当时让可卿处理。

他本意是不想留甄家的人在府里,让可卿赐给东海郡的功臣,帮她聚拢些人心。

没想到可卿没有这样做,不仅留她们在府里做了婢女,还送到他的面前。

这其中意思就可想而知了。

可卿显然不准备用来拉拢别人,而是送到他的面前来固宠。

看来王熙凤有了儿子之后,秦可卿的压力极大,才会有这样的举动。

冯一博就是想到这些,才会想和可卿说清楚。

没想到不等他提及,可卿就急着让他将二人收房。

“我虽不是什么不近女色之人,但也不会因为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打乱原本的计划。”

本来,冯一博以为和倭国之间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所以务必要竭尽所能,发动整个东海郡,甚至大魏东南沿海的百姓。

当初竖起警世院这个招牌,除了前世对汉奸的痛恨之外,还有很大的原因是用此事调动情绪,给东海郡百姓一个心理暗示。

没想战争持续不久,就被他找到机会,最终一战而定,签订了议和条款。

这就让警世院的作用大打折扣,除了泄愤之外,即使可以给后世一些警醒,却也远远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了。

不过,该保留还是要保留。

他不可能为了两个女人就取消原本公布的命令,这会有损他的权威。

可卿闻言,顿时明白冯一博的顾虑,却笑着道:

“爷实是谨慎过头了,历朝历代的犯官女卷或是为奴,或是打入教坊司,可曾有什么影响?”

在她看来,甄家就相当于犯官,警世院就是教坊司。

既然落在东海郡的手里,那留下两个颜色好的伺候这位爷自然没什么不对。

“除了武周,历朝历代可有东海郡这样女子也能主事的?”

冯一博摇了摇头,面带郑重的道:

“我们东海郡除了汉奸和外族,没有贱籍,这并非是因为缺人不得已,而是我有意为之。”

可卿闻言一愣,有些不解其意。

“我想让东海郡的女子也和男子一样,能读书,能做工,也能做官,除了一些特殊的工作有男女之分外,我希望,东海郡的女子与男子地位等同,能顶起东海郡的半边天。”

东海郡的人口虽然一直持续上涨,可别说大魏,就算是千万人口的倭国,在体量上也碾压东海郡。

所以,冯一博一直以来的想法就是双管齐下!

一边挖大魏墙角,海量吸收移民。

另一边,就落在东海郡这些女子的身上。

除了鼓励生育之外,他也一直致力于潜移默化的提高女子地位,以最大程度的解放现有生产力。

而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如果收房了甄家两女,将来两人作为他的屋里人,必然会伴随着地位的提升。

若二人再为冯一博生下一儿半女,更是难免会借机为甄家求情。

到那时,警世院门口所写不是成了一句空话?

可卿一时有些慌乱,忙道:

“那我岂非打乱了爷的布置?还请爷责罚!”

在她看来,甄家在东海郡世世代代不能翻身。

这两姐妹除了颜色上佳,没有任何威胁可言,背后没有家族,稍稍给些关爱就能收服。

正是固宠的最佳人选。

没想到,竟牵扯这么多事。

冯一博见她明白,笑着摇了摇头,道:

“不知者不罪,何况我也知道你的压力很大,但求人不如求己,这次回来我们一起努力就是。”

可卿闻言,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随后默默摆好姿势,予取予求。

没想到,冯一博却没急于一时,而是又继续道:

“至于那两个甄家的姑娘,到底是你一番心意,若是她们识得好歹,便留在你身边,做个屋里人吧。”

说到底,东海郡是他的地盘。

若是到嘴的肥肉还吐出去,难免让人觉得他太守规矩。

正所谓: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他这样很少露面的统治者,必然要给人喜怒无常,让人猜不出心思的印象才好。

若是让人觉得他循规蹈矩,反而会让某些人失了敬畏。

所以可卿既然做了,那他也只要把事情说清楚就好。

如此既让人捉摸不定,又给可卿留了足够的面子。

可以避免将来再有类似的事,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收下这对姐妹。

“哼!那我先代她们谢过爷的宽宥。”

可卿见他绕来绕去还是答应收下甄家姐妹,即使也明白了冯一博的意思,还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哈哈,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

冯一博坏笑着伸手轻轻一拍,“啪”的一声。

“你先转过去!”

“哼!”

第二天,冯一博在五位掌印的引领下去各司视察工作。

人事司,正在准备科考事宜。

因为没有文化司,科考又关系到将来的铨试官员,便交给人事司负责。

今年的升学考试即将开始,各中学的校长正在这边开会。

冯一博听了一会儿,还记录了一些,但并未当场提出什么建议。

他在东海郡说一不二,即使有什么想法也要以政令的形式下达。

军事司,正忙的不可开交。

各地军队的调动,出征的后勤等事都由这边负责。

冯一博问了问集结进程,随后就带人离开。

律法司,最为清闲,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冯一博听了一起鸡毛蒜皮的桉子,随后就默默离开了。

财务司,钱粮堆积如山。

每每看到一库库的钱粮,冯一博都有一种满足之感。

匠造司,还在日夜赶制军械。

冯一博转了一圈,又去看了看不少还在实验中的器械。

在这边他终于开口提了不少建议,让工匠们受益匪浅。

很多处于瓶颈的项目都多多少少有了些眉目。

到了晚上,冯一博也没急着吃掉甄家姐妹,而是先到了王熙凤这边。

他这次来,时间充裕的很,不能因为两个甄家的姑娘冷落了王熙凤。

相关推荐:哈利波特:我考哭了百万巫师红楼从辽东开始红楼之江南御史修士遍地走,你管这叫红楼!红楼:我,王熙凤,打钱!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网游之修罗剑神网游之修罗传说2:天辰网游之修罗传说聊斋狐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