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次元->人生副本游戏->章节

第五百七十章:藏在‘眼睛’里(大章求月票)

热门推荐: 兄弟,想你了 重生资本狂人 春雷1979 西游之绝代凶蟾 柯南之机械师 神道复苏 穿越诸天聊天群 地球第一玩家 权宠天下 我真不想当皇上

何奥取下了这张票据卡,将其夹回了书中,然后取下了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缠在腰后的骨斧和木匣。

他看了一眼这两样东西,伸手握住了骨斧,将木匣装回了布套。

此刻这个布套已经有些拉长,纤维有些变形。

刚刚何奥就是把这个布套伸直,用来当做绳子,把骨斧和木匣捆起来,别在腰后。

木匣还好,重达数百斤的骨斧已经将这个布套的承受力拉到了极限。

不过何奥买这个布套的时候,就是说用来装重物的,买的也是质量好的,所以才没有出现立刻断裂的尴尬情况。

何奥握住被布套裹住的木匣,提着骨斧,再次回到了书房。

他短暂开启超忆,看着那被阴影触手布满的书柜,挥舞着骨斧划过那些触手。

锋利的斧刃从触手之间穿过,没有给触手造成任何的伤害。

那些垂下的触手缓缓蜷曲起来,‘注视着’何奥。

这些触手并非以物质的形态存在,物理伤害对它们没有用。

何奥思索片刻,将神识覆盖在骨斧的斧刃上,再次划过眼前这些触手。

那些触手簇拥起来,注视着挥动骨斧的何奥。

它们似乎无法理解何奥为什么要做一件做不到的事情。

但与此同时,那些原本小心翼翼的试图侵入何奥脑海的力量,开始暴躁起来,逐渐增加对何奥的攻击力度。

这些力量虽然无形无质,但是似乎与这些触手有所关联。

这些触手察觉到了何奥似乎能看到它们,并且察觉到了何奥在试图攻击它们。

它们肆无忌惮的增加着侵入的力量,似乎在嘲笑何奥用物理方法攻击虚幻的它们的行径。

然而它们的‘嘲笑’很快就停止了下来,那覆盖着神识的斧刃划过虚幻的触手。

与第一次轻而易举的穿了过去不同,这一次,何奥握住骨斧的手感受到了一些轻微的阻力。

泛着澹澹透明光辉的斧刃没入了蠕动的触手,将那虚幻的阴影割裂开来。

果然,神识对这种东西是能造成伤害的。

与此同时,何奥能感觉到,他覆盖在斧刃上的神识在迅速的消耗。

在很短的时间里,锋利的骨斧就划过了那只触手,将那只触手拦腰斩断,那虚幻的触手掉落了下来,滚在地上。

那原本迅速上升的攻击何奥识海的力量,在这刹那静止了片刻,仿佛震惊于何奥真的能够伤害到它们。

然而紧接着,就是狂风暴雨一般报复性的冲击。

强大数倍的呓语瞬间在何奥的耳畔响起,一道道窥探灵魂的力量疯狂没入何奥的脑海。

这种程度的攻击,灵魂弱小的C级都未必能够保持理智,但是何奥的表情依旧平稳,面不改色。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这些呓语虽然强大,但是相比较于他在精神病院直面这位隐秘存在的疑似本体的时候那种压迫感,还是要弱上不少。

无数的触手瞬间抬了起来,缠绕向何奥的身躯,包裹住他的灵魂,开始试图侵入他的身体。

丝丝鲜血从何奥的肌肤中渗出,原本泛白的皮肤开始浮现不正常的粉红。

一道道混乱的思绪冲入何奥的身体,开始试图操控他的身躯,污染他的灵魂,扭曲他的意志。

在这强大的冲击中,何奥巍然不动,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操控着灵魂力量,小心翼翼的去接触那只掉在地上被他斩断的阴影触手。

轰——

在他灵魂力量触碰到这触手的瞬间,一道仿佛雷鸣般的炸响在他脑海中升起,紧接着,数道混乱的思绪冲入了他的脑海。

“嘻嘻”

“哈哈哈”

“呵呵”

一道道冰冷的嘲笑声在何奥的脑海中响起,杂在那些混乱的思绪中,似乎在嘲笑何奥中了计策,自找死路的去接触那些被斩断的阴影。

但在这嘲笑声中,何奥面色平静,甚至有点点的笑容在嘴角勾起。

在刚刚那些混乱的思绪中,还混杂着一点其他的东西。

一点关于某一个复杂纹路的片段。

他猜对了。

他抬头注视着这些从天花板上延伸下来,缠绕住他灵魂的虚幻触手。

杰斯的父亲将那些知识藏在了这些触手之中。

就藏在这些监视,窥探他的力量的身上。

那个储存卡中存放的,其实是杰斯父亲最为珍视的记忆,那些与家人共度的幸福时光是,而那最后的两张票据和酒店订单同样也是。

那是他为家人布置的生路。

在杰斯的记忆中,父亲出事那天是被突然叫走的,甚至连早饭都没有吃,就离开了家。

杰斯其实一直认为那场爆炸是一个突然事件,杰斯父亲并没有料到神秘人会突然对他动手,所以什么安排都没有做,最终丧生在神秘人的突然袭击下。

在何奥见到那两张空艇票和酒店订单之前,他也是基本赞同杰斯的判断。

他之前所掌握的线索,只是为这个无端猜测,增加了具有可信度的证据,完善了逻辑链。

不过这个判断无法解释为什么神秘人最终没有获得那些隐秘知识。

而当看到空艇票和订单之后,何奥的疑惑就迎刃而解了,杰斯父亲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在这场对弈中,他并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空艇票其实很容易解释,随着后期局势的恶化,杰斯父亲察觉到神秘人可能会对他和家人出手,安排家人离开维特兰,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那个酒店订单,就很奇妙了。

杰斯父亲定下了三天后离开的空艇票,理论上来说,只要等到三天后离开就可以了,杰斯他们并不是在维特兰没有居住地。

这间屋子就是他们的家。

这个酒店订单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情,杰斯父亲已经察觉到,‘家’并不安全了。

杰斯父亲虽然看不到这些隐形的触手,但是他恐怕已经通过某种方法,察觉到了这些‘监视’力量的存在。

而且也感受到了这个监视力量对于家人的伤害。

从杰斯记忆中杰斯母亲的性格来看,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丈夫独自去面对危险的,所以如果杰斯父亲将给她和杰斯买票的消息告诉了她,她并不会愿意离开。

所以杰斯父亲在买票之后,并没有立刻告诉妻子,应该是想花一点时间给妻子做思想工作。

同样的,杰斯的情况也类似,他不会抛下父亲离开,不过当时杰斯的妻子蒂妮正在卡亚市出差,所以杰斯父亲并没有买蒂妮的票。

只是可惜的是,在那一天,杰斯父亲并没有机会给妻子和孩子做心里工作了。

那场爆炸打断了他的所有计划。

但是理论上来说,即使杰斯父亲去世了,他买的票还在的话,空艇公司和酒店的工作人员,也会打电话联系杰斯母亲和杰斯。

而这些工作人员并没有打电话过来,这只能意味着一件事,这些票被‘退’掉了。

退掉这些票的人自然不是已经意外去世的杰斯父亲,而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并不想让杰斯和母亲离开维特兰,也不想让他们离开家。

那么这个人的身份就很简单了,有这个目的,并且有能力和关系帮杰斯父亲‘退’订单的人,就只有神秘人了。

从这件事反推回去,这证明杰斯父亲网络行为恐怕一直在神秘人的监控中,大概率是手环上和杰斯一样,被装了木马。

所以当杰斯父亲购买了票之后,神秘人第一时间就知晓了情况,并且立刻意识到了杰斯父亲已经察觉到了‘监视’。

随后他果断引走了杰斯父亲,策划了对杰斯父亲的‘袭击’。

他已经意识到杰斯父亲是一个极其棘手的敌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把那些知识交给他,所以他果断对杰斯父亲下了杀手。

这样他还有可能从杰斯的母亲或者从杰斯父亲留下来的资料中,找到那些隐秘的知识。

这个过程中,神秘人其实也棋差一招。

杰斯父亲并不是在发现被‘监视’的第一时间就买了票,而是做好了一切布置,隐藏了那些知识之后,才买的票。

这导致神秘人的‘奇袭’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他虽然解决掉了杰斯父亲,但并没有获得关键的线索。

杰斯父亲和神秘人是坐在棋盘两端博弈的对手,杰斯父亲虽然远比神秘人弱小,但是他巧妙的借助规则,利用自身的知识,构建起了棋盘上的平衡。

虽然他棋错一招,最终输了这场对弈,但是他留在棋盘上的一些手段一直在持续的生效。

大概推测出这些之后,何奥就已经有了猜测。

将那些知识放在什么地方,既能够保存下知识,又不会被神秘人发现呢?

很简单,将‘眼睛’想要寻找的东西就放在‘眼睛’中。

这其中有赌的成分,但是杰斯父亲应该对神秘人的性格也有自己的判断,所以他选择了这个方法。

何奥不知道杰斯父亲是如何实现这种效果的,但是很显然,他成功了,直到现在,神秘人都没有发现那些知识就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当然,或许他猜到了,但是不敢对这些来自于隐秘存在的触手动手,所以他也验证不了这些猜测。

能真正对这些触手动手的人,最后才能获得杰斯父亲留下的知识。

而对这些触手动手,除了能证明来者确实对触手有敌意以外,还能证明来者实力很强,具有能攻击到这些虚幻力量,又能抵抗住污染的手段。

这样,杰斯父亲就筛选出了他想要寻找的人,把关键的东西交给了正确的人。

他早已预料到了自己会死亡,所以布置好了死后的一切。

其实何奥即使不去杰斯的屋子寻找那些线索,直接对这些触手发起攻击,他也能获取那些知识。

但是即使何奥一开始就知道直接攻击就能获得杰斯父亲藏起来的知识,他也不会选择直接攻击。

如果他是一个路过的拔刀相助的好人,或者神秘人的敌人,直接攻击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现在是杰斯。

是这个留下这些知识的人的孩子。

知道父亲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和获得父亲留下的东西,对于杰斯来说,同等的重要。

锋利的斧头划过了虚幻的触手,伴随着一条条触手断裂开来,一个个扭曲的思绪冲击何奥的脑海,那些残缺的,只剩下一点点细小拼图的知识,汇入了何奥的脑海。

何奥回过头去,看向客厅里密密麻麻向他涌动而来的触手。

按照目前的进度来看,他必须要将这个屋子里的所有触手都摧毁掉,才能获取杰斯父亲遗留下来的完整的知识。

他现在神识还剩下四道多一点,在他开启这个副本的时候,他的神识还剩下五道半,之前的战斗和各种情况,虽然他已经尽力不用神识了,但是神识消耗的速度也非常的的快。

他不知道在这个副本里还能不能有像是在里门市那样的机会,获得大量的神识,目前来看,大概率是没有的。

他后面还要面对神秘人,还要面对神秘人背后的隐秘存在,他必须要把尽量多的神识留在后面的战斗,不能在这里消耗了太多的神识。

何奥抬起骨斧,再次噼断了几条缠绕而来的触手,随着新的知识涌入他的脑海,他抬起另一只手,包裹着长条形状物体的布套向后退开,露出里面流淌着紫色光辉的木匣。

这个木匣里储存着神秘人十几年来通过法阵获取的‘恩赐’力量。

这些力量是失控的,一旦打开木匣,里面的力量就会直接涌出来,摧毁附近的一切。

那些涌来的触手似乎也感受到了这木匣的恐怖,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绕开了这木匣,继续攻击何奥。

何奥其实已经发现了,这些触手的智慧并不高,大部分时候都处于某种扭曲的本能的状态。

从何奥在精神病院里的感受来看,那个隐秘存在的主体意识应该还在某种沉眠中。

它的力量都不具有某种很明显的智慧,就像是睡梦中依靠本能行动的人一样。

长长的木匣上闪烁着重重叠叠的紫色的光辉。

这是镌刻在木匣上的法阵,这个不完整的法阵维持了木匣的封印,虽然随着时间过去,这些紫色纹路已经被磨损了部分。

在不完整的法阵的运行中,木匣中的力量一直是躁动的,里面的力量不受控制。

但是何奥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些能控制这些力量的知识。

他低头看了一眼木匣上的纹路,脑海中新获得的知识快速闪烁。

那些触手本能躲避这个木匣,就意味着,木匣里的力量是真的能对它们造成伤害。

何奥挥起斧头再次斩断了飞来的触手,随着新的隐秘的知识没入他的脑海,他用斧刃划破了手指,将木匣靠在书房门口。

鲜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滴落在木匣上。

他顺着那些法阵不完整的部分,开始绘画了起来。

相关推荐:全职高手英雄联盟之全职高手大明春色全职高手之巅峰的荣耀全职高手之星耀从钢七连开始崛起诛邪屠龙记诛邪我在一人之下中长生模拟:从一人之下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