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盟书->穿越->明末:我是神豪我怕谁->章节

第二百七十七章 掀翻巨城,如揭纸片

热门推荐: 权宠天下 春雷1979 重生资本狂人 兄弟,想你了 神道复苏 西游之绝代凶蟾 地球第一玩家 穿越诸天聊天群 柯南之机械师 我真不想当皇上

夏全兴对战泰安的勇气是手中的火箭吗?

如果他手里的火箭真的很多很多的话,那还的确能一波波的向城中发起饱和攻势,只要打的次数多了,总能把城池给烧光。

就像原时空里的约翰牛在根本哈根做的一样。

但非常可惜,夏全兴手中的火箭明显数量不足。

这些东西更多是他用来对付清军骑兵的,可不会浪费在攻城上。

所以要打破新泰、泰安两座坚城,重点不在火箭上,而是在药粉上。秦朗给夏全兴设计了一式全新的招法——历史上太平军屡试不爽的穴地攻城法。

历史上,太平军曾用这一招把金陵的城墙都给炸开掉,那可是朱元章打下的底子,真正的天下巨城,眼前小小的新泰和泰安自不足为道了。

当然,夏全兴想要用上这一招,他先就要把城外的清军防线给拔掉。

临靠着地道壕沟,清军在新泰县城外设立了两道防线,款式全是清一色的滋阳范儿。

有预留的反击通道,有厚实的胸墙和栅栏,还有弓箭火枪和一门门小炮,再加上火箭手榴弹,在没有重型武器直接开山辟路的情况下,想要拿下这样的防线可并不容易的。

黑色朦胧,月亮挂在天空,繁星点点。

新泰城下篝火一堆堆燃烧着,城中的守军历经过半日的喧嚣之后已经一片寂静,但事实上却有很多人根本无法安心入睡。

这不但是因为他们担忧城外的秦朗军兵是否会偷袭,更因为清军一次次在秦朗大军手下受挫,已经让一些清兵,尤其是绿旗兵感受到了畏惧。

特别是齐鲁的清军绿旗,他们跟秦朗军对碰的机会更多,也听到过更多的消息。那一次又一次的败讯和噩耗,真的很能产生心理压力的。

李联芳人就没入睡。

新泰的城防图他已经传出去了,还有具体的兵力配置和火力配置,那边给他的唯一指示就是注意保护自身安全。

说真的,在受到这一指示的时候,李联芳心里是暖暖的。

他给锦衣卫当差这么长时间,都没听上头说过这么暖心的话呢。

保护自己安全,是啊,安全第一位的。小命没了,不啥都没了?

但是李联芳心中也有忐忑,因为他跟军情处人员联系的时候,并没有直接捅破自己锦衣卫卧底的消息。

之前李联芳想的是稳一手,可现在他却有点小后悔了。

不过这也只是一点小后悔,李联芳很快就不在意了。他现在最关注的是接下这一战怎么打!

对面传给他的最后一个消息是尽可能的别待在城墙周遭。

具体什么意思,李联芳想不明白。

所以他真的不想上城墙,只不过上头命令,李联芳这个五品守备就只能来城门楼上蹲点了,这心里头怎么着都不踏实。

“啪啪啪……”

忽的,城外一阵密集的火枪声让李联芳一跃而起。

大步跨到城垛向外眺望,自然什么都看不清,但外围第一层防线里的守军喊打喊杀的声音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夏全兴静静的看着前线,这一次他投入了两个连,其中一个还是投弹兵连。

而按照城里头给出的消息,夜里清军外围防线虽然有一个营头的清军驻防,但四五百清军是要整齐的分散在整个外围防线的。

新泰县城规模是不大,可一周下来也有四五里地,四五百兵丁分布在防线上,很多地方根本就是无法防守的。

为什么清军在泰安折腾了那么久了,新泰县城外也只不止了两层防线?

没人了而已。

泰安清军数量不过六七千,新泰只有两千人,大部队都在泰安呢。

而一个只有两千人马的县城,你还准备让它在外围布置多少兵力?

事实上,新泰城外的两层防线那都是重点防御,也就是围绕着城门位置,设立一个四周都有防御的小营垒。

——新泰眼下的局势,那就是中间一个大点,向着东西南北四面各自延伸出两个小点,同时两层小点之间又有沟壕相连。

但即便如此,兵力分散,人数不足也是清军一致命的要害。然清军依旧如此布置,那只能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么做有利得当。

lingdiankanshu.com

只是他们有这个本事吗?

秦朗手下的军兵可以挡住夜里的进攻,无论是再多的盾车,一门门火炮臼炮,一颗颗手榴弹也能让盾车举步维艰。

但清军能这样吗?

清军这里倒是也有火枪火炮,还有手榴弹和火箭,以及升上天的烟花,照的一辆辆简易盾车无从隐形。

但他们的那点火力又如何挡得住滚滚压倒的一辆辆盾车呢?

几门小炮倒是能打穿挡板,可前提条件是那炮弹能够命中。

然后火枪弓箭根本屁用没有。

火箭也是白瞎。

守在第一线的一个千总,一边叫嚎着求援,另一边就急忙让人把手榴弹送到前线,严阵以待。

然而这种互投手榴弹的残酷战斗,当初在三山矶,连秦朗军都大呼受不了。

清军又怎么可能忍得住?

这就是一群绿旗啊。

内里不是投降的明军、农民军、抗清义军,就是被鞑子招笼的齐鲁丁壮。虽然跟之前的明军比他们士气旺盛,斗志高昂,可跟真正的强军放在一块,那差距还是肉眼可见的。

“轰轰轰……”

清军二道防线的人马刚刚进入一线,就迎来了手榴弹大战这种灭绝人性的比拼。

秦朗军这边的投弹兵,论臂力和力量是要胜过清军不少。不排除后者群体中有个别强悍人物,但论平均数值,绿旗兵比起投弹兵来绝对差一截。

但清军方面不但有胸墙掩护,胸墙前头还有一道栅栏呢,所以秦朗军这边必然要贴得更近些。但秦朗军这边也有盾车掩护啊。

这点上双方大体是相同的。

你这边强点,那边就短点,双方外在因素都给拉平了。

所以最后比拼的还是双边的战斗意志。

结果自然是秦朗军更胜一筹。

两边手榴弹往来一刻钟多点,清军就坚持不住了。

秦朗军越过障碍,直杀进了清军防线内,很轻松的就接连打破了对方的粮道防线。

百多清军的残兵败将狼狈的躲到了羊马墙后面。

整个晚上,秦朗军四下出击,干净利索的就把新泰县城外围的两道防线给突破了。

大量的清军残兵被压到了护城河内里的羊马墙后,而后被秦朗军的臼炮很是修理了一通。

等到天亮,清军能够确定秦朗军兵锋并未出鞘后,迅速打开城门,把城外的残兵败将接入城,主将泰安副将富春阿清点人数,发现一夜之间,城外的两营绿旗竟折损了足足一半。

富春阿对此结果并不意外,昨夜他可在城头看的清清楚楚,秦朗军的进攻策略俨然就是他们打滋阳时候的战术翻板。

问题只在于,面对同样的进攻战术,滋阳城的守军稳稳顶住了压力,而新泰外围的守军没能顶住这样的压力,这就是最大的不同。

富春阿并不是一无是处的蠢货,他早在鞑清入关之前就磨砺战场数年,脑子里还是有东西的。

一眼就看出双方的差距在那里。

战斗意志就不用多说了,只说守军的火力配置,那就大有问题。

守军的火力根本就阻挡不了敌军的盾车,两边的攻守之势都被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了,那比拼的就只有勇气了。

可他手下的这些绿旗都是些什么货色?人家秦朗军主力又是什么成色?

那是在江山城下敢用刺刀杀败万多八旗的强军。

这败仗自然就变的顺理成章了。

失败不可怕,只要总结经验就好。击败绿旗的小命富春阿根本没放在心上。他现在更担忧的是——这个失败的经验他明明总结出来了,但想要改正可真心有点不可能啊。

就清军的规模,想要把火炮配置提升到秦朗军哪个档次,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乃至富春阿都觉得有些不可能实现,因为清廷根本没那么多的银子。

造炮是非常耗费时间和金钱的一种行为,泥模铸炮,十炮中可得一二已经是顶顶了不起的大师傅了,堪称炮匠中的大师级人物。

所以就能知晓泥模铸炮的成功率很低,偏偏泥模还只能用一次,那是个一次性的用具。

但泥模本身却并不容易获取。更是内里的一个阴干问题,就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非常的耗时。

综合效率比起郁洲山岛上的枪炮厂来,真的只是个孙子辈的。

不过守军现在只剩下了一千五百人左右,以如此兵力固守一个小小的县城,还外无援军,富春阿却丝毫不为接下的战事感到担忧。

因为他自认为秦朗军根本就攻不下新泰县城。

他们拿什么来攻打啊?

县城的城墙可不是外围的胸墙和栅栏。

清军准备多时,城头上火枪弓箭,火炮火箭,还有手榴弹等等,秦朗军凭什么能拿得下?

当年鞑清火炮力量还没上来之前,那不也是每每望着龟缩进城池的明军而兴叹吗?

在富春阿看来,如今城外的秦朗军兵,那就是当年鞑清八旗的翻版。野战能力出众,而攻坚克险之能大大的不足。

是以,即使新泰县城外头的护城河里一滴水都没有,富春阿也觉得城池牢不可破。

反正他脑子里是不管怎么想都想不出打破新泰城池的法子。

李联芳心里则已经想要骂娘了。

这算怎么一回事么?他拼了命的想要离开城头,可偏偏就被富春阿钉在了城门楼。即便夜里他趁着兵荒马乱人为的制造了一点伤势,也没能抵消的了富春阿的赏识。

只能挎着一条腿,李联芳立在城垛边,然后看着远处秦朗军的营地,脑子里也生出了一巨大的疑问来:就凭盾车就能拿下新泰县城了吗?

远处的秦朗军营地里,大量的木材堆积如山,一辆辆盾车被紧张打造着。

然后秦朗军并未对新泰县城发起任何试探性的进攻。

穴地攻城法是一种很取巧的法子。

虽然地穴攻城放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中是早就有了,守方的防备手段兵书里也记载的清清楚楚,从清野法到侧听法,再到杯水法和月城法,兵书里记载的真的很清楚很清楚。

但具体到战争中的灵活应用,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为掩护工程营挖掘地道,进攻方敲锣打鼓以分散守军的注意力,让己方士兵得以顺利的挖掘。这很悉数常见。

但现在这距离不是还很远么,没必要立刻就搞的锣鼓喧天的。

挖地穴是需要技巧的。秦朗工程营里的人多是徐州煤铁矿场的矿工出身,一个个全是好手。

先是探看城墙土壤何处坚硬何处土质疏松,然后选后者挖掘地道,如此可得最大的实效。

同时为了防止地道坍塌,工程营的人要边挖边树立硬木支撑洞顶,就跟煤矿坑道里的支撑柱一样,这般一直挖到城墙根下。然后取一空棺,内里填满炸药,运送到地道尽头。之后在地道上一路铺满稻草,顺便将引线置于其上,等到夜间降临,就可以点火攻城了。为了防止火药受潮,那还可以将引线用竹筒保护起来。

在原时空里的太平天国运动中,十几年的时间里,太平军一直用此种战术,屡试不爽!

所以秦朗对这战术是极具信心,夏全兴呢,他则是对秦朗极具信心。

接下的数日,秦朗军开始对着新泰县城发起攻势了。而且是日以继夜,不分白天黑夜。

虽然火炮火力严重不足,但火箭来凑。还有臼炮也多少能发挥一丢丢的作用。

总之是日里夜里都不消停,完美的掩盖了地道的挖掘。

嗯,这主要也是守将富春阿无胆外出,清兵一个都没出来,这自就大大方便了秦朗军的挖掘。

那些从地道里被掏出的土壤,甚至都被秦朗军填装土袋,又运到前沿填塞壕沟护城河了。

所以地道挖掘始终进行的很顺利。

然而即便如此,这也用了足足四天时间。

夏全兴举着火把,有点小激动的打量着眼前的地道,这长宽高可真不小,远远比真正的煤矿坑道要宽阔的多。

毕竟那是要运进去空棺材的。

而当一包包药粉渐渐填满了空棺之后,封上盖的药粉棺材被引出了一条引线,以竹管掩护之,省得引线受潮。

接着就大量的土方土袋被回填,把地道尽头的药粉棺材彻彻底底的封死,只留个竹管引线。

如此药粉棺材一旦引爆,巨大的爆炸力无处释放,只能从头顶这空间最大的地方走。那样才能产生出巨大的向上之力,方才可以掀翻巨城,如揭纸片也!

相关推荐:初恋选我我超甜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神豪:趋吉避凶神豪:从获得刷钱特权开始影视世界的神豪脑海里有世界碎片的神豪兵王归来:最强神豪系统四合院之开局一只旅行青蛙四合院开始的旅途四合院:傻柱变成葛朗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